清明杂记三事

昨天庞老师又来找我了,说想要带乐乐去录制星光大道节目。我知道这只是庞老师创业路上的一步,乐乐很小,容易引起话题,并不是要炒作乐乐。可能是因为看到影视圈子里太多的负面新闻吧,我很害怕乐乐出现在荧幕上。

年前有一回,和乐乐从颐堤港路过也遇到过星探,想要乐乐去他们公司面试做儿童演员。我原本觉得也还不错的,不过后来在网上了解到,一旦签约,孩子就成了员工了,去录制节目什么的是工作。我就有些担忧了,虽然也是家里花钱,让孩子去接触一下不一样的圈子,但是一旦成了员工成了工作,难免会有不从人愿的时候,譬如半夜三四点赶往片场这样的事情,乐乐还太小,负担不了。

我本来是要一口回绝庞老师的,就像去年九月,庞老师第一次邀请乐乐和她一起去做节目,才艺表演那样。不过后来想想,大概乐乐去了也就只是当个“现场观众”吧,“这位现场的小朋友也想要尝试一下”那种,可以有机会参与电视节目的拍摄,感受一下拍摄现场,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多少人想尽办法都进不去的电视台,而这个机会却三番四次来找乐乐,是不是应该让乐乐试一下呢?

很多事情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可怕,小朋友从小有机会多接触一些是幸运的。想起我们小时候,多希望可以多见识一些却没有机会,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来了北京,乐乐也会在这样的期待中一次又一次地失望,然后也变得和我们一样胆小怕事,什么都不敢尝试。


第一次切切实实地动手写小说了。不是设计已久,大纲改了六七八九遍,开头写了五六七八次的《桃核》;也不是N年前读圣经拍脑门拍出来的“奇妙构想”;更不是梦里得到的灵感,机甲大战神秘巨兽……我有过很多创意,无数灵感,都在反复蹉跎中慢慢失去热情,从未动过笔。这一次,是因为格姨和我说我还欠她一本小说,心血来潮就写了,先动笔后构思,同时查阅资料修补崩塌的世界观。可能因为开脑洞的姿势比较好,每当我以为自己的设定要崩塌了,写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又找到了新的点子帮我圆上我的设想。这本来应该是一本纯属搞笑、空洞的流水账,就像很多年前在田鸡上写的那样,虽然后来我也不觉得我写得很好,但是我确实越写越开心,越写越想要写。

然而最近,因为一颗避孕药以后,我开始连续生病,已经快三个星期了,病还没好利索。不知道是因为生病导致状态不好,还是因为连续高产,对我来说算是高产了,连续高产两个月把自己写乏了,忽然什么都写不出来,每天写的内容如果没有某宝君帮我过稿,我连继续写下去的信心都没有。

猪哥说我可以十天一更,格姨也说我不需要每天都更,但是我始终觉得我要保持这样的节奏更下去,如果我想要通过码字赚点生活费的话,态度比才华更重要。我心里也很明白,第一本小说一定要完本,这样写小说可能会遇到的坑才会都踩一遍,以后才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写,当然也包括了情绪上的坑,不单单只是如何挖坑如何填坑。


去年,乐乐要求学小提琴,在乐乐坚持了半年后,我给她找了小提琴老师。然而,小提琴的开头并不像体操和英语那样顺利,乐乐一开始就不那么愿意练习,在两三个月的时候更是耍赖抗争,拒不练琴。脾气暴躁的我忍不住打了她,于是她更加不愿意练了;脾气温顺的某宝君舍不得打,结果被她气得差点心脏病发。最后,我们不得已,把她的玩具都锁了起来,不好好练琴就不让玩。第一天乐乐就没好好练琴,我罚她一个月没有玩具。第二天乐乐依然没有好好练琴,没有玩具的惩罚增长到两个月。从那以后,乐乐开始配合练琴了,到现在也有一个月了。

前几天,看乐乐表现挺好的,我便和某宝君商量,可以适当让乐乐玩一下玩具了。大概乐乐也听见了,从那以后,又开始有点不配合练琴。我考虑到最近我也专心写作,没有好好陪乐乐,乐乐心理压力也比较大,正好也处在困乏期,小说没有好进展,干脆好好陪陪乐乐吧。昨天,我带着乐乐去了波比一号。也是昨天在波比一号,乐乐的表现让我有些心伤。她一直呆在玩具区,其他器材都不玩,只玩玩具,而且已经不和小朋友分享玩具了,甚至会动手和小朋友抢玩具。

正如几个月前,乐乐不好好练琴,我动手打了她,大声呼喝她以后,我曾经和某宝君说过我的担忧:花费了三年时间帮助乐乐建立起来的好习惯好品质,因为学习小提琴,我又在亲手把它们都破坏了。看到乐乐不再愿意分享,面对诱惑不再淡定,我很难过。小朋友的习惯和品质都不稳定,很困难才建立起来,却很容易就会被破坏掉。我心里明白,这些不能怪小提琴,怪我。如果我们不去碰触小提琴,这些问题可能永远不会显现出来,但是这个东西不是小提琴还可以是别的东西,今天不显现出来,明天还是会出现,根本原因在于我。

前些年,孩子还小,生活也很简单,照着育儿书籍给孩子伪装一个完美的成长环境很容易。随着孩子一天一天长大,她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继续这个骗局就需要投入越来越多的精力。当然了,那时候我还没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骗局,我只是觉得我的精神绷得太紧了,就要把弦绷断了。于是我爆发了,向着某宝君向着乐乐无数次爆发,开始饰演一个受害者,为家庭为孩子牺牲一切的伟大母亲。终于我发现,不管是伪装还是爆发,都无法挽救任何东西,乐乐变得更加叛逆,问题只会一天比一天严重。


感谢某宝君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包容,默默地等待着我一点一点地变好起来。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某宝君总是义无反顾地肩负起了一切,等待着我慢慢地走出困境。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