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壶公的时空场模型

大家和何夕姐姐久别重逢,有说不完的话。我反正和他们都不熟,就一直呆在公公后面看公公在做什么。公公很快就把建模好了,把四号隧道的数据输入以后,电脑便“嗡嗡”地工作起来。为了把运算资源都留给模型,公公甚至把图形界面都关闭了。现在电脑一直停在公公最后按下回车键的画面上,连光标都无法移动。

“公公,电脑不会死机了吧?”我看着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别扭。

公公把电脑放在驾驶室的角落的一张小桌子上,笑着说:“没死机,这个修正过程需要反复迭代,比较耗资源,需要等些时候才能出结果。”

“哈哈,叔叔,你得让钢铁和刀给你优化一下算法。上次你在实验室里就是这么运算了一天,超级电脑都差点被你玩宕机了。”何夕姐姐笑了起来。

“哪里有宕机?没有,没有。上次是程序出了点小问题,内存泄漏了而已。”公公涨红着脸,辩解道。

“壶公的那些数理方程,估计我们也没能力优化,实在太复杂了,我连那些运算符号都看不懂。”舞风刀爷爷说。

“这么说来,这台小电脑够叔叔用吗?”格姨头也不回地说,附近时空环境太复杂了,格姨不敢放松。

“够用了,我简化了模型,只是做个粗略的运算,如果结果和我设想一致,那么说明我的模型是正确的,等到了春姨那,再进行精确修正。”公公时不时看一眼电脑,看结果有没有出来。

“这是你的新模型吗?我记得你以前也提出过一个宇宙模型的,不同于宇宙大爆炸的模型。”钢铁流星爷爷说。

“还是那个模型,不过我做了些拓展。”公公说,“可能可以解决时空、质量和能量之间的关系。”

“那公公的宇宙模型是什么样的?”舅舅和我说过大爆炸的假说,我一直以为那就是宇宙真正的起源。

“小小菜,你懂得磁场吗?”公公说。

我点点头,但是想到公公说的磁场可能和我以为我知道的磁场不一样。公公看起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感觉我们并不在同一个维度上,然后我又使劲地摇摇头。

公公摸摸我的头,说:“不要紧张,我说的就是你知道的那个最简单的磁场。”然后公公从控制台下面找出来一块手写板,在上面画了一个条形磁铁,又简单地画了几条曲线,表示磁场方向。

“条形磁铁外的磁场,总是从N极指向S极的。刚离开N极的磁场线比较集中,面积也比较小,但是它们很快就会向外弯曲、散开,然后到了S极附近的时候再次聚拢到一起,回到S极去。”

“宇宙大爆炸的假说的提出和被大家接受,是因为我们能够观测到,宇宙中所有的大型天体所发出的光都出现了明显的红移现象,按照多普勒效应,红移现象的发生,说明这些大天体都在远离我们。这就意味着,宇宙在膨胀。于是可以反推得到,最远久的宇宙应该是一个极小的点,称之为奇点。你们应该也都看过那个模型,宇宙的历史就像个光锥,最早的时候是一个点,早期膨胀速度比较快,所以斜率比较大,后面膨胀得慢了,斜率就慢慢变小了。”

“但是,我们对外界的观察是受限于我们自身的观察能力的,时空、介质等所有物质都会干扰我们的观察结果,就像我们看到的水里的鱼其实是虚像,因为光会折射,而我们的大脑却以为光永远都是直线传播的;又像扭曲的时空会让光转弯,但是我们却以为光是直线传播的,这也使得我们早期在寻找某些天体时走了不少弯路。”

“回到我的这个宇宙模型,加入宇宙的本质也有如磁铁这样的机制,时空以及宇宙万物从时空场的N极出来,永远都指向时空场的S极。”公公用手沿着他画的磁场线慢慢地移动,“处在时空场中的我们,沿着时空场线观察N极的时候,其实我们看到的过去,也是转了个弯才传到我们的眼睛里的,但是我们误以为这些过去的影像,譬如宇宙背景图,是沿直线传播到我们眼里的。所以我们绘制出了这个看起来像漏斗一样的宇宙模型。”公公把磁场线对称地往上一番,画了一些对称的虚线,“看,看起来是不是和这个异形漏斗的样子非常像?”

“喔哇~”大家发出一声感叹,我似懂非懂地也跟着大家点点头。

“宇宙大爆炸假说中还说到了诸如一个普朗克时间,宇宙的体积密度,10秒之后形成了什么元素等的,这个场模型里可以得到一样的解释。就像这个条形磁铁,越靠近N极,磁通量越大,磁场能量密度也越大。”公公接着说,

“大爆炸学说并不能很好地解释时空方向的问题,但是很明显,我们最少是可以感受到时间是有方向的。时间总是正向流逝,而不会倒流。运动也受到时间的牵制,和时间密切相关。时空场则可以解释时空方向的问题。物质、能量和时空场的关系,还可以类比电磁效应中的左手法则来进行理解。它们互相作用,任意两个物理量的改变,都会引起最后一个物理量状态的改变。”

“不过这个就有些复杂了。譬如电磁效应中的左手法则,磁场方向、力的方向和电流方向正好是三个正交向量,在时空场、能量和物质的关系中,时空就已经是四维的了,我们很难想象出来第五个和第六个正交向量是什么样的,左手法则已经不够用了。我们现在能够肉眼看到物质的运动状态,却看不到能量的状态,而且我们看到的‘运动状态’已经不是完整的‘运动状态’了,可能只是投射在三维空间中的‘运动状态’而已。”

“这就是‘物质告诉时空如何扭曲,而扭曲的时空告诉物质如何运动’!”舞风刀爷爷感叹道。

“那黑洞呢?黑洞在你这个模型是怎么解释的?”钢铁流星爷爷问。

公公在条形磁铁旁边画了一小段平行线段,说:“在磁场中放置一根铁钉,铁定就会被磁化,但是它的N极、S极和原来的这块条形磁铁正好相反。于是条形磁铁的部分磁场线在铁定的S极终结,从铁钉的N极出来的磁场线则指向条形磁铁的S极。铁钉的S极就是我们看到的黑洞,它可以吞噬一切,时间、空间、物质、能量……”

“所有这些被黑洞吞噬掉的东西在‘新的磁铁’中被初始化,变成新的‘磁子’,重新进入‘磁场’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其实不同位置的时间是不完全对等的。小西博士真的很厉害,他的猜想是对的,在黑洞中应该存在NEOX,也就是被初始化的‘磁子’。”

“这么说,我们也就可以回到过去了吧。”何夕姐姐问。

“那得看你想要的回到过去是什么概念了。如果你说时光倒流,你要回到你小时候,我觉得是做不到的,但如果你是想回到更靠近N极的位置上去,可以,但是需要极大量的能量,可能比你加速到光速消耗的能量更大。”公公说,

“假如有一个很大的铁球,本来是被吸附到磁铁上了,这时候你把磁铁竖立着提高到一定高度,铁球因为重力而下落,却悬浮在空中。这时候,铁球失去了部分重力势能用以抵抗磁场的势能。同样的道理,我们处于这个宇宙的所有物质可以看作是特殊的铁球,在N极的时候具有最多势能,然后我们终究要走向S极,如果你想不走向S极,那就需要在N极一端提供足以抗衡时空场势能的巨大拉力,也就是能量或者物质。因为物质能够告诉时空要如何扭曲,扭曲的时空告诉物质如何运动。”

说话间,电脑的运算也结束了,公公抱起电脑仔细地查看每一条数据,忽然很兴奋地喊叫起来:“果然是这样的!果然是这样的……小格子,我要到四号隧道去,我要做一些实验,得到更多的数据,进一步推算出来时空场-质能效应的方程。”

“这可使不得,别说我们现在回去会很危险,就算回到四号隧道,你的实验也很难得到你想要的数据。过去几年,我们隔一段时间就会往隧道里投放一架无人驾驶的小飞机,想要收集里面的数据,但是小飞机一进去就失联了,一架都没有回来。”钢铁流星爷爷说。

“那是你们实验的方法错了,我去做的话肯定能得到想要的数据的。”想到可能能够得到证明自己设想的数据,公公有些兴奋。

“不可以!”一直没说话专注于驾驶飞船的格姨忽然很严厉地说,没有解释,没有理由,一点辩驳的余地都没有留给公公。

见格姨这个架势,大家都不敢说话了。公公还想说什么,月姨和何夕姐姐都赶紧给他使眼色打手势,让他别说了。格姨大费周章,就是要把公公救出来,现在公公又要往火坑里跳,格姨自然是不会答应的。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