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急降ZJ21b

说话间,我们已经远离陨石带了,飞船也顺利进入了ZJ21星系。

ZJ21是我们一路走来最靠近银河系银心的一个星系。越靠近银心,恒星就越容易形成,高频射线也越强。好在ZJ21不在旋臂上,处在恒星密度稍稀疏的区域。

星际殖民运动持续了将近百年的时间,政府军都不曾主动走到过这个区域中,因为普遍的观点都认为,如此靠近银心的位置不可能存在宜居星球。然而这里却正好有一颗和地球条件极为相似的星球——ZJ21b。在星际殖民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年代,很多被政府迫害和主张星际和平的反战人士逃到了这里,小西博士也曾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

ZJ21和太阳一样,是一颗黄矮星,但是比太阳稍小。ZJ21b则是一颗拥有厚厚的大气层的岩石星球,盛产铁、钴、镍等金属,加上自转速度较快,行星磁场非常强,为它有效地阻挡了宇宙辐射,对地面生命具有强保护作用。

没错,我们这一次要登陆的正是ZJ21b。

我通过大屏幕,看着从嵌在外壳的检测器传回的画面。ZJ21b看起来和地球非常像,也是一颗蓝色星球,不过颜色稍显暗淡。

“格姨,这颗星球这么好,为什么我们一开始不把这里作为我们迁移的目的地,而要跑到MQ15169c去呢?”

“要去MQ15169c又不是我的主意,我甚至都不知道这是颗什么样的星球。不是你们和小西博士决定的吗?”格姨对我的提问反倒感到很意外,“再说了,这里的宇宙环境并不好,因为已经不在银河系的宜居区域里了,比较靠近银心,离这里不远又有一颗很活跃的QN65535。当时大家被迫逃到这里来避难,并不是因为这里条件好,正是因为这里条件很不好,政府军势力不会扩张到这里。最早一批移居到这里的人,基本上都因为受到了过多的宇宙辐射,到这里来没多久就去世了。”

“原来格姨不知道MQ15169c。其实是大舰长建议我们去的,说那的环境特别好……”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不过格姨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两下,虽然她故作镇静,但我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气。

“你说的大舰长,是指火影?”格姨一字一顿地说,每个字都透着怒气。

舅舅不在,我下意识地看向月姨,月姨“嗖”地一下把视频通信给关掉了。再看公公,他正兴奋地抱着电脑坐在角落里,不知道在算什么。格姨死死地盯着我,等待我的答复。

“是,是的,吧~?”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回答,眼睛没敢离开格姨,感觉一场火山爆发就要来临了。

然而,格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以后,“嗯”了一声,好像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了似的,专心驾驶飞船,一头猛扎进ZJ21b的大气里。

“你和火影,我是说大舰长,很熟吗?”格姨没有看我。

“也不算熟,大舰长一般不带我玩,每次来YSK540s都是和大饼爷爷、舅舅、小西博士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我还想说下去,但是格姨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每次?他经常去YSK540s吗?”格姨还是不看我,专心操作着飞船,不过说话语气可以听得出来,格姨情绪已经不那么平静了。仓禹没有减速,快速地俯冲而去,厚厚的大气使仓禹颠簸得很厉害。

格姨稳稳扎在控制台旁边,似乎飞船并没有任何颠簸,公公还是抱着电脑独自兴奋,丝毫没有被颠簸影响。刚才一段平稳的飞行,我放松了警惕解开了安全带,现在忽然这么颠簸,把我直接从座椅上抛了下来。我赶紧抓住座椅扶手,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坐到座椅上,赶紧扣上了安全带。

“以前没这么多,最近几年大概两个月会来一次吧……”我被颠簸得有些难受,总觉得胃里有东西要涌出来。

“两、个、月!”格姨狠狠地说。

这时,我们接收到来自地面的信号,但是格姨直接就把通话仪器关了,打开了雷达,附近除了仓禹和子会,并没有其他飞行器。格姨在大屏幕中打开了这颗星球的地图,直接飞向一片平原地区。

这星球和YSK540s景色差不多,山水草木,该有的都有。不过人烟稀少,没怎么看到城市,个别区域有稀疏的土房。等我们慢慢靠近那片平原时,我才发现那里居然有机场。虽然那只是一个很简陋的机场,但是该有的都有,塔台,巨大的停机坪,上面停着老式的飞船,还有超长的跑道。离机场不远处应该是一个村落,或许可以说是城市?这已经是我在这星球上看到的最大的人类聚居村落了。

格姨也不和地面打招呼,在城市上方盘旋了几圈,测算好了风速后,一个急掉头,摆好了姿态就冲向跑道,稳稳地着陆了。仓禹本来不需要跑道,不过格姨看起来心情很烦躁,降落得急,所以利用跑道滑行了一段。趁着空档,格姨把一个卫生袋拍在我脑门上,然后又转身,驾驶仓禹停靠到停机坪距离塔较远的位置上。我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拿到袋子一阵狂吐,吐得脸色青白,毫无血色。

格姨把飞船停好后,倒舅舅的房间去看了看,我也跟了过去。舅舅身上扣着三道安全带,尽管中间经历了许多事情,但舅舅始终稳稳地在床上躺着。我凑过去,还没碰上舅舅就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我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有点烫手。床沿上的一个小屏幕上显示着红色的41.5摄氏度。格姨给舅舅喂了几颗退烧药和消炎药,便领着我离开了。

我们再次回到驾驶室时,子会也降落到了仓禹旁边。公公还蹲坐在角落里处理着他的数据,全然不顾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机场的十几个工作人员正往我们这边来,他们手里都拿着枪或者电棍。

“格姨,我们怎么办?”我有些不安,虽然我并不觉得格姨和月姨他们会害怕这十多个机场工作人员。

“我和这星球上的人还是有些交情的,应该还不至于要把我们吃掉。”格姨说着,便朝着舱门走去。

我把冰针从冰箱里拿了出来,忐忑不安地跟在格姨身后。舱门缓缓地升起,我从后面戳了戳格姨,把冰针递了上去。格姨摆摆手说:“不需要,这星球上的都是朋友,不要总想着以杀戮来解决问题。”

舱门打开了,十几支枪同时指向我们。格姨举起手,示意我们没有武器,并没有攻击性。我赶紧把冰针放在地上,也跟着格姨举起手来。

格姨正要对他们说什么,想不到工作人员中的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抢先开了口:“你是格姐姐!”

格姨仔细地打量着小伙子好一会儿,然后说:“墨鸦?你是墨鸦!”格姨说着,便跳下了飞船,和小伙子愉快地聊起天来,还时不时回过头了看看我。过了一会儿,那个叫墨鸦的小伙子便招呼了另外两个比较结实的大男生,跟着格姨一起回到飞船。

三个大男生三下五除二地就把舅舅的单床给拆卸了下来。原来休息间里的床竟然是可以卸下来当担架用的。他们抬着舅舅下了飞船,往塔台走去。我把冰针送回到冰箱后,叫上公公,快步跟上格姨。月姨他们也很快地跟了上来。

“小小菜,他们是什么人,怎么好像和米格姐姐很熟的样子?”何夕姐姐从后面追上来问。

“我不知道,就知道领头的那个大男生好像叫做墨鸦。”我说。

“墨鸦?哦,都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月姨一脸赞赏地看着墨鸦说。

“月姨,你也认识他?”

“认识,他们是115军的。”月姨说,眼睛看向何夕姐姐,“你知道115军的事吧。”

“是的,但是我听说他们被政府轰得全军覆没了,原来还有火种呀。”何夕姐姐一脸惊喜。

“当年政府除了迫害我们深空舰队,还有很多其他部队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115军就是被迫害得最厉害的。”月姨开始回忆,给我讲过去的故事,“上万人的舰队,政府趁着他们夜里休息的时候就投弹轰炸,大部分的人都是在睡梦中被炸死了。活着的少数人拼死逃了出来,抢了几艘破旧的飞船,开始了茫茫的星际逃亡。他们一路逃,一路还不断受到政府军的狙击,直到遇上了我们。我就和米格姐姐掩护他们逃到这里,政府军也追击到了这里。那一仗打得可真是艰难呀。”月姨说,“那时候,墨鸦才刚十岁,特别崇拜我们,一直嚷嚷着要跟着我们一起走。”

我们跟着墨鸦一路来到机场医院。医院按照何夕姐姐的要求给舅舅验血和配药,我们也轮番接受了一系列的检查。医生要求我们隔天还要再回来复查,毕竟舅舅发烧,不知道会不会传染。按照要求,我们本应该要隔离七天,不过墨鸦给我们疏通了,允许我们隔天回来检查一下就好。

公公着急着要去春姨的研究所,还执意要把两位爷爷和儒生也一起带走,月姨只好也跟着他们一起走。格姨看起来心情还是很不好,自己一个人走开了。我虽然很担心舅舅,但是留下好像也帮不上啥忙,月姨怕我给医生添乱,干脆拉着我一起走。最后,只有何夕姐姐留下来照顾舅舅。yesky开着Kwarck,把我们带到了春姨的研究所。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