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小小菜拜师

月姨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眼睛死死地盯着春姨的电脑,似乎里面马上就要蹦出来救援方案。

“冷月,你别担心。还记得你当年进入QN65535的外围尘埃圈,一共逗留了多长时间吗?”春姨问。

“几乎没有停留,一发现gN粒子,马上打开了采集器,大概不到两分钟就赶紧往回走了。”月姨想了一下回答道。

“没错,但是我们在外面的已经两年时间了。虽然公平他们看起来已经在里面留了十年时间了,但是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而已。也许他们只是运气不那么好,多花了时间寻找gN粒子而已。”春姨慢悠悠地说,“而且根据我这些年来对QN65535的观察,它还在塌缩,所以公平他们在里面逗留的实际时间可能更短。”

“但是之前你们不是说过,他们太靠近QN65535了,Mobex可能没办法摆脱它的引力吗?”月姨听了春姨的分析,眼睛有亮光一闪而过,似乎忽然就恢复了信心,但是亮光仅仅就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地又暗淡了下来,依然满怀心事地问道。

“这些大引力星球的引力也像大海的潮汐一样,有强有弱,所以我们经常会形容为潮汐力。他们确实太靠近QN65535了,可能会逃脱不了QN65535的潮汐力,但是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他们过分靠近QN65535的原因,他们都不是没经验的驾驶员,不会做出毫无理由的决定。所以我们只要能找到引力较弱的时刻,公平他们可能会处于远星点上,这时候只要他们稍加动力,就能逃离QN65535。”春姨刻意说得很慢,希望大家都能听得明白一些,让月姨不要太担心。

“我们在外面,可以看到小西博士和你的研究结果,知道他们可以逃离的时机,但是怎么才能通知他们呢?我们之前已经尝试过无数次和他们联系了,他们携带的光量子也已经全部耗光了,却一次也没有收到过他们的回复。他们说不定已经……”月姨依然很担心。

“我们收不到他们回复,可能性非常多。譬如最早的时候,我们以为中微子通信是最适合星际长距离通信的,所以让Kwarck带的是中微子通信设备。结果,我们后来才发现,我们的中微子通信设备在QN65535这样的大引力星球环境下根本不可能将信息送出来的,因为我们的通信设备能级太低了,中微子一离开Kwarck就被QN65535吸引走了。现在同样道理,虽然量子通信看起来比光速更快,理论上我们应该能获得信号,但是别忘了,量子通信并不适合星际间的长距离传输,损耗非常大。”春姨很耐心地给我们讲解,

“但是因为QN65535的引力极大,使得时空被极大拉伸,所以这也相当于经过了非常长的距离了。再加上时空效应,也许他们发出的信息,我们需要很多年后才能收到。”春姨喝了一口茶,接着说,“冷月你再耐心地等待几天,这边很快就会出结果的,到时我们应该就能大概知道原因了。实在没办法和他们联系上的话,最坏的打算,我们还有Kwarck,你、格格和yesky都是进去过的……”

“我愿意,我愿意再去一次,如果能够救他们出来的话。”月姨马上领会到春姨的意思了,打断了春姨要说的话。

“我知道你愿意,而且我相信你们都愿意这么做,不过这确实是最坏的打算。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人再去冒险。”春姨说。

“嘿,春姨,我这边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慢了,你的服务器不行了呀。”公公忽然喊叫起来,非常不满,把我们这边的气氛完全破坏掉了。

春姨马上又多开了一个终端窗口查看资源占用情况,神经网络运算资源占用已经98%了,而且大部分都是公公那边的进程占用的。春姨把屏幕一转,对公公说:“你那边占用资源也太厉害了,我这边也就占用了不到20%的资源,你在搞什么?”

“不会又死循环了吧。今夕何夕可是说过,你可是有过内存泄漏的前科的。”舞风刀爷爷嘲笑道。

“去去去,那小丫头瞎说的你还相信了。我这边需要反复地进行极其复杂的卷积运算,就是要占用很多资源的。反倒是你,算个破星球的引力大小,干嘛也占用这么多的资源?”公公非常不服气,“你看看人家小西,自己动手,一支笔一张纸都能推算出来的方程,你居然需要占用20%的资源!”

“我这可是将近二十年的观测数据,虽然运算没你的那么复杂,但也不轻松的,别看不起我的研究,你这个空想家。”春姨说。

“你说谁是空想家,谁是空想家?你不就抬头夜观星象,低头记录数据而已吗?低级体力工人!”

公公和春姨你来我往地斗得火热。我连他们说的那些名词都听不懂,想劝架都不知道该怎么劝。钢铁流星爷爷拉了拉我衣服,我也很识趣地跟着他们离开了实验室,让两位科学家可以专心地斗嘴。

才刚出实验室门,正面迎来一位戴着墨镜的苗条辣女郎。她显然没想到实验室里居然有这么多人,被吓了一大跳,正要大声喊,才看清楚了我们是谁,很兴奋地叫道:“冷月!钢铁和钝刀也来了,还有儒生和yesky!”她看起来很开心。

“aiya!”众人异口同声道,然后辣女郎和月姨拥抱,和大家互相问候。我们再次回到茶水间,喝茶聊天。

“这小丫头是谁?”aiya指着我问。

“她是小小菜。”月姨说。

“哦~”辣女郎恍然大悟道,“不认识!对了,你们都来了,怎么没看见米格呢?”

“不知道,格姨一听见大舰长,忽然就很生气,还自己一个人跑掉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其实我挺担心格姨的,虽然她好像很熟悉这里。

“大舰长是谁?”aiya问。

“就是火影。”月姨说。

“是火影。”aiya恍然大悟,点点头继续问道,“怎么就生气了呢,他们吵架了?”

“看起来不像啊,我感觉他们应该很长时间不见了。”我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和格姨在仓禹上的上对话,说,“月姨,格姨和大舰长是不是有仇啊?”

“他们怎么会有仇,有情才是!”月姨说。

“啊,那大舰长是我姨夫啊?”大舰长选的要去MQ15169c,却没有告诉格姨,格姨还是从舅舅那得到的消息,生气也正常吧。

“姨夫?嗯,可以算是吧。”月姨拿起一块甜品放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可以算是,那是还是不是呢?”我又问。

“那就是吧,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月姨说。

“但是我有些担心格姨。她自己一个人,跑哪去了呢?”我自言自语道。

“她能跑哪去,也就只能去找雨山了。”aiya说,“她不会寂寞。雨山和八姐前几年办了所学校,还编了教材,把这星球上的大小孩子集中起来上上课,学点知识。米格过去了,指不定还能帮上点忙,挺好的。”

“办学校这事挺好,不过八姐在那能干嘛?”舞风刀爷爷说。

“他能干嘛,整天周旋在女孩子群里,还天天吆喝着要在学校里修个游泳池,教孩子们游泳。”aiya说。

“那人家女孩子能乐意跟着他学游泳啊?”钢铁流星爷爷问。

“八姐人气可高了。他带着以前的老115军一起修了机场;又把状态不错的飞船能修的修,不能修的几艘合一艘,收拾出来十多艘功能完备的飞船;损耗特别厉害的老飞船,上面的仪器设备能拆能卸的都拆卸了下来,把塔台搞得有模有样的。那些废弃的飞船壳子则改造成了教室,带孩子们上课。八姐现在是这星球上的大英雄,女孩子都特别崇拜他。”aiya说,言语间也透着对八姐的赞赏。

“那八姐的人生也算美满了,他以前就整天说,宁愿和美女们在净垢池中戏水而亡,坚决不为政府战死沙场。”钢铁流星爷爷说。

“八姐是我们这些人里活得最明白的。”舞风刀爷爷说。

“我觉得你们也活得很有追求。反倒是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好。”aiya说。

“别这么说。我们着陆的时候看到墨鸦他们了,是你给训练的吧,挺有模有样的。”月姨给aiya竖起了大拇指。

“当时逃到这里来的人就是为了躲避战争的,哪里还有人愿意参加军训。在这里住下来的人已经不少了,这十多二十年来,出生的孩子也不少,但是本人愿意并且家里也愿意让接受军训的也就这么几个而已。我真担心要是哪天,政府军终于看我们不顺眼了,我们也就只能等死了。”aiya神色有些黯淡。

“这么多年了,政府军也都没来骚扰你们吧,说明政府军根本就不打算对付你们,你又何必杞人忧天呢?这星球就像世外桃源一般美好,让他们安安静静地享受和平也不错啊。”钢铁流星爷爷说。

“aiya,要不你训练下这个小丫头吧。”月姨摁着我的后脑勺叩到桌子上说,“小小菜,赶紧拜师父,给你师父倒杯茶吧。”

我甚至都没有机会拒绝,月姨和aiya已经把训练我的日程都安排好了。然后月姨把一杯新沏的茶推到我面前,让我给aiya敬茶,我才刚把茶杯端起来,aiya便一把把茶杯接了过去,得意洋洋地说:“好徒儿,乖!”

我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急速旋转让我没空思考自己正遭遇着什么,只觉得头晕目眩。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