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小小菜的特训

“应力能量张量又是个什么东西?”我觉得我已经听得像是在云游了。

公公没有再说话了,而是专注于他的模型推算。春姨见他不打算说话,便勉为其难地回答我:“就是动量密度、运动的物体对时空曲率的改变量。壶公的时空场模型必须能够解释这个现象才能认为是能够自洽的,他必须解释时空、物质和能量之间的关系。”然后他又转身和月姨说:“我这里应该很快就能模拟出来QN65535的演变过程了,到时我会和壶公合作尽快计算出来救援的时机。这可能需要几天时间,你耐心等待,办法总比问题多。”

月姨点点头,默默地走出了实验室。我便也跟着去了茶水间。师父见月姨心事重重、魂不守舍的样子,把月姨拉住了,让她休息,自己进了厨房帮忙。

吃过午饭,我习惯性地就要回屋睡午觉,却被师父一把拉住了,说:“休息半个小时,开始下午的训练!”

我拍打了一下累得发软的腿,一脸哀怨地看着月姨,希望月姨能替我说句话。果然,月姨说话了:“aiya,你别把她练得太累了……”月姨就是亲月姨啊,果然替我说话了。我心里一阵暗喜。

“明天还要上医院复查呢,要是体检出了什么岔子,训练还得中断就不好了。晚饭后就不要再练啊,明天复查完了可以把今天没完成的内容再全部补上,明天加量练。”月姨接着说。我一定是认了个假的月姨,她不是我月姨,是魔鬼。

“没问题!”师父满脸坏笑,提着我的耳朵往外拖。

这一训又是半天,直到天色渐暗,我才再次爬回到山顶。师父则早已在蔬菜地旁等着我了。我苦笑了一下,躺到地上,真不明白这些人都是什么人来的,折磨人的手段层出不穷。我累得一点都不想起来,但是肚子饿呀,早已经“咕咕”叫个不停了,屋里还飘着诱人的饭香。

师父看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来扶我一下,径直推门进了屋里。我躺了一会儿,实在太饿了,而且好像休息了一下又有点力气了,咬咬牙爬起来,回到屋里。

大家一边吃着饭,一边讨论着明天的安排。我一句也听不进去,狼吞虎咽地把饭扒完就回到房间倒头大睡了。

因为要上医院复查,师父没有早早地就把我拉起来训练。复查过程非常顺利,我反复地问医生“我真的啥事都没有吗”,每位医生都和我说“不要担心,真的没事”。看到我非常失望、生不如死的表情,医生都有点怀疑人生。

“别想着整出来点啥事就可以不训练,只要不需要住院,训练都会照常进行。”月姨倚在墙角,看着我没精打采的,幸灾乐祸地说,“走吧,看看你舅舅去。”

舅舅已经不再发高热了,但是还会有不间断的低热,炎症不算严重,但是有并发症,还需要留院。何夕姐姐一直在照顾他。

“何夕姐姐,要不你跟着月姨回去休息吧,我在这照顾舅舅。老打扰你不好意思的。”我很讨好地说。

“不需要,其实我也不累,医院里条件挺好的,有地方休息,伙食也不错。关键是你并不了解HG87d上的病菌,还是我在这里比较合适。”何夕姐姐说。

“小小菜,你可想清楚了,就算你呆在医院里,aiya还是会每天来训练你的。”月姨笑着说,“你还是别想坏点子了。”

何夕姐姐一听月姨这么说,马上领会了,也笑着和我说:“小小菜,能跟着aiya训练是你的福气,好好练吧。你舅舅有我照顾就行了,你不需要担心。”

我这下算是彻底没希望了,只得跟着月姨往医院外头走去。走在医院大门外的时候,师父已经开着车在外头等着我们了。Yesky没去看舅舅,也早已把Kwarck停在了医院外候着,师父并没有带我们回到春姨的研究所,而是往海边去了。

在防风林后面有一片沙石空地,停着三艘巨大的战舰。师父把车开到了第一艘战舰里,yesky也跟着进了战舰。师父带着我们往飞船深处走去。这飞船已经被腐蚀得有些厉害了,外壳受伤也比较厉害,内部的大部分电子仪器都已经被拆掉了,还剩下门锁模块和外界环境监测仪器。

我们跟着师父来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间前,还没等我们敲门,门就已经打开了,格姨在等着我们。格姨看起来已经没啥事了,心情还不错,不过我没敢问格姨和大舰长的事。

“看吧,我就是格格去不了哪的,肯定是来找雨山了。”师父很得意地说,“雨山呢?”师父探着头往里头张望了半天,问。

“到学校去了。”格姨侧过身子,让我们进入房间。这房间很小,我们这么一下子挤进来七个人显得很拥挤。

“我以为你会去学校帮忙呢。”师父选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了下去,一点也不客气。其他人都是靠着墙站着,虽然房间里还有凳子,不过谁也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我去了,远远地看见你们来了就回来等着你们的。”格姨从冰箱里拿出来些手工制作的饮品和零食。看起来在这星球上生存,学会制作食物非常重要。我尝了一片薯片,味道挺不错的,忍不住就多吃了几片。

“小小菜,吃好了吗?吃好了就该走了。”师父一口把饮料喝完,便催着我出门。

“干嘛呢?”格姨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和师父。

“刚给小小菜拜了师父,aiya现在负责给小小菜特训。”月姨似笑非笑地说。

“哦,挺好的,赶紧去吧。”格姨朝我们挥挥手,也催着我赶紧出门,“等一下,这个带着!”我们刚走到门口,格姨又把我们喊住了,扔过来一大包饼干和一大瓶饮料说,“慢慢练,东西吃完了再回来。”师父双手举起来,很轻松地一下都接住了。

我一看,这饼干够我吃一天的,格姨这是没打算让我歇着呀。我的这两个阿姨不知道哪来的默契,我拜师父接受特训这么大的事情,她们一点都不需要商量就已经达成一致了,反正就把我死里整。

我们来到沙滩上,师父让我在松软的沙里跑,她则在已经被海浪拍实了的沙滩上一路盯着我跑。这松软的沙子能把我全身的力气都吸走,一开始跑得还算轻松,跑了没一会儿就感觉脚踩不到实处了,速度不知不觉便降了下来。师父的速度一直保持着,一发现我慢下来就用树枝抽我屁股,让我把速度提上去。跑完沙滩,还有倒立走和搬运石头。这沙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到处都散落着大石块,师父让我把这些大石块都搬到防风林里,然后又从防风林里运到海边。

等我终于把最后一块饼干吃完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这颗星球有四颗卫星,不过除了除了这四颗卫星,也就几乎看不到别的星星,所以这里也不会到了夜里就得摸黑走路,毕竟四颗卫星,还是挺亮堂的。

我们回到格姨那的时候,爷爷他们都已经不在了,说是公公很着急地把他们都喊了回去,我想大概是优化服务器或者优化算法的吧。格姨和月姨在聊天,房间里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格姨说这也是她的叔叔——雨山,我得叫公公。对这些混乱的关系,我早已经失去了挣扎的欲望。

“公公。”我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

“累了吧,赶紧吃点饭,我把旁边的房间收拾出来了,你和aiya今晚就在旁边的房间睡。”公公看起来很开心。

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女孩子们嬉闹着涌了进来。

“一听见这声音就知道是八姐回来了。”aiya说。

我探着头往外看,十多个女学生簇拥着一个衣着随意地男人往我们这边走来。快要走到我们门前的时候,男人停了下来,耐心地劝说着女孩子们赶紧回寝室休息,明天还要上课。然后女孩子们才依依不舍地往各自的寝室走去。

“八姐,每天享受青春美少女们的崇拜,是不是感觉自己也都年轻了不少?”师父用戏虐的语气说。

我的天呐,他们一直说的八姐居然是个男人!这一点也不奇怪,毕竟早已经有春姨在前了,我只是觉得自己还是天真了,居然会以为八姐是大姐姐。

“aiya,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男人看见师父显得很意外。

“我怎么还不能来了嘛。你说给我介绍几个孩子参加军训的,孩子都在哪呢?”师父说。

“孩子们都不愿意跟你,这也不能怪我啊。要不你也别整天琢磨军训军训的了,跟着猪哥哥一起下净垢池戏水如何?”

师父直接转身就回房间里去了。格姨笑嘻嘻地说:“小小菜,这是猪哥哥。猪哥哥可是个深不可测的神人哦。”

“猪八戒!”我忽然想起来yesky那个破旧的飞行器上掉下来的小铁片,上面写着“猪八戒”,师父说的“八姐”很可能是“八戒”,而格姨叫他“猪哥哥”。

“这小丫头居然认识我,格格调教得好!”猪哥哥给格姨竖了个大拇指。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