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大舰长又又来了

“你居然知道猪哥哥。”格姨也很惊讶,然后又扭头跟猪哥哥说,“我可没跟她说起过你,大概是你名声在外,连这个啥都不懂的小丫头都能知道你。”

“格姨,你有说过猪哥哦,你说过Kwarck是猪哥亲手打造的。”

“真是个有趣的丫头,改天猪哥教你做飞船。”猪哥笑着和大家说晚安,然后进了对面的房间。

地狱式训练还在进行着。头两天虽然累但也还有些新鲜感,最近几天则已经彻底进入疲倦期了,身心都疲倦,一点也不想练了。

“师父,咱休息一下吧,你看天都要黑了,我这一天才歇了两回,早饭和午饭。”我瘫软了赖在地上,怎么都不起来。

师父用脚轻轻地踢了我两下,说:“起来起来,还有一个小时才吃晚饭呢。螃蟹步,走到最东头的礁石那,然后再返回到你格姨那,就可以吃饭休息了。”

螃蟹步就是肚皮朝上背朝下,手脚并用地走。我们现在正好在礁石和飞船中间,走到礁石处再回来差不多六公里。正常速度一小时也就走五公里,我这是要螃蟹步跑起来才能一小时内回到格姨那。

“师父……”我哭丧着哀求道,“我直接螃蟹步走回去格姨那还差不多,螃蟹步一个来回要死人的。”

师父用脚轻轻地挑了下我的腰,说:“别废话,再废话下去你可能要半夜才能吃上饭了。”

我非常不情愿地把自己撑起来,但是小肚子很不争气地往下塌,大腿肌肉也酸得在颤抖。

师父用脚把我的腰顶起来,说:“小肚子使上劲啊,挺起来和地面平行。”

我努力地撑起来,艰难地走了两步,却发现云层里忽然冒出来一股浓重的黑烟,还有一点橙红的亮光。

“师父,你看那是什么!”我猛地跳起来,手指着黑烟喊道。

师父看都不看,捡起来一根树枝抽在我的小腿上,说:“就知道你要耍赖偷懒,赶紧的,螃蟹步!”

我被师父抽得一蹦一蹦地躲着树枝,一边还指着天空喊:“师父你看看,真的有东西!”但是那团黑烟像是故意耍我玩儿似的,等师父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它又躲到云层里看不见了,先前的黑烟也很快地消散,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让你皮,让你皮!你格姨说你爱耍滑我还不信,小小年纪不学好!”师父一下一下更用力地把树枝甩到我身上。

“师父快看,又出来了!”我一边躲着师父的树枝,一边很不服气盯着天空看,果然那团黑烟又从云层里冲出来了,似乎还朝着我们冲过来。

师父这回连头都不抬了,一个劲地抽树枝。我被打疼了,就往防风林里跑,师父在后面追。我才刚要跑进防风林,师父一把把我摁倒在地上,在我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臭丫头,不练功还跑。”师父揪着我的耳朵,把我从地上提起来,拉着我就要往沙滩走。

那团黑烟从地平线处的云层里冲了出来。我终于看清了,那是一艘飞船,左边引擎都快要掉了,暂时还连在舰身上,撕碎的创口正在燃烧,冒着滚滚黑烟。飞船离我们越来越近,掀起狂风,像是要把我们吹向飞船。师父也有些错愕,呆呆地看着那飞船向我们冲来。

“是大舰长的飞船!”我认出来那艘飞船了,漆黑而没有任何光泽的外观,导弹的造型。我在梦中幻想了多少次,希望有一天能够进入大舰长的飞船,跟着大舰长一起做星际间穿梭,当海盗。在大舰长的旗舰后面,还跟着四艘飞船,都是大舰长舰队里的飞船。

“Erebus!”师父低声地呢喃着,忽然大声地喊道,“小小菜,跑!”然后,带着我往防风林深处跑去。

大舰长的飞船一头扎在离海岸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掀起一阵巨浪向岸边扑来。我和师父在树林里拼命地跑,就在巨浪的浪尖即将要扑上我们的时候,师父率先把我扑倒在地上,然后海水便重重地打在我们身上。

过了一会儿,再也没有海水打上我们了,我们才慢慢地站起身来。大舰长的飞船附近,海水还在一浪一浪地涌动着,不过已经没有刚才那样的巨浪了。我们这才向着海边走去。

后面的四艘飞船还在海面上盘旋,师父赶紧指挥他们把飞船停到废飞船壳旁边的空地上,那是学校的运动场,现在已经没有学生在那活动了。然后,师父又冲到海里,帮忙大舰长疏散飞船上的人。很快地,四艘飞船上的工作人员和格姨、月姨也都来帮忙。

这些人都是从YSK540s上逃出来的,大部分人都和我一样,第一次离开YSK540s进行长距离的星际航行。大舰长的飞船出了这么大故障,他们都被吓得脸色发青腿发软,一踩上沙滩就纷纷瘫倒,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往防风林方向连滚带爬地走去。飞船上的人都疏散完了,大舰长才和师父她们乘坐最后一艘救生筏往岸边来。大舰长额头上还在淌着血,不过他好像一点都不知道,和大家说着笑着,往废飞船壳走去。

师父、格姨和月姨都没搭理我,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甚至都没和我打声招呼,看来今天晚上的训练取消了。我心中暗喜,反正她们不提,我绝不会主动问。我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远远地跟着他们往飞船壳走去。

飞船上的人都走了出来,在沙滩上、防风林里支起帐篷,看起来他们准备晚上就这么将就着过了。要是换作刚从YSK540s离开那会儿,看到他们我一定觉得很亲切,想和他们说说话,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想和他们打招呼,只是默默地从他们中间穿过去。他们也都一样,这么长时间的星际穿越,大家都经历了很多,大家的心态都在变,也许都已经说不清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了吧。

大舰长简单地冲洗了一下,换上了干爽的衣服,格姨在给他上药。大概是药水腌着伤口疼了,大舰长一直在躲,格姨把他的头扶了回来,说:“现在知道疼了,怎么就不知道小心点呢?”

“我也不想受伤啊,Erebus的一整个引擎都掉了,我还心疼呢。”大舰长说话的音量听起来像生气了,但是语气却像是在撒娇。

“别动!”格姨又把大舰长的头摆了回来,继续给他上药。

“火影,你这引擎撞得挺厉害的,怎么回事?”雨山公公问。

“我还奇怪着呢。我们都快要走到十八号隧道了。防止被跟踪,我还往多个方向都发出去不同类型的探测波,确定没有其他飞船了才朝着十八号隧道去的。”大舰长开始讲他的遭遇,似乎也忘了疼了,端端正正地坐着让格姨给他消毒上药,“大概还剩下不到半天路程了,忽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能量探测仪什么都没探测到,肉眼也什么都看不到,没有炮弹也没有飞船更没有陨石啥的。”

“我当时就觉得是被埋伏袭击了。但是,我通过被撞的方向、力度和持续时间大概计算了一下那东西的移动方向和速度,打出去一束光,什么也没看到,想反击都不知道该打哪儿。”大舰长情绪有些激动,“真是奇了怪了,在太空里跑了这些年,从来不知道这太空中还有幽灵啊。而且这幽灵也太硬了,把我一整个引擎都撞了下来,就那么一下就给撞下来了呀。”

大家听大舰长说完,也都纷纷讨论开了,但是大家都说不上来大舰长究竟遇到什么东西了。大舰长忽然想到了什么,起身跑到卫生间里从脏衣服里翻找了半天,找出来一小片碎片,交给雨山公公,说:“这是我从撞击位置上抠下来的一小片涂层,上面好像蹭了些什么,雨山,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也好奇地凑上去看,涂层是黑色没有光泽的,是大舰长飞船上的涂层,涂层上面蹭上了少量亮晶晶的碎屑,应该是袭击大舰长的东西留下的。

雨山公公用小刀把亮晶晶的碎屑刮了下来一点,碎屑马上又不再反光了,变成黑色的粉末附着在刀刃上。雨山公公把粉末抖落到指尖上,但是粉末一离开刀刃马上就消失了,不知道是掉落到他的手上还是掉落到别的地方了。

我们正在惊讶着的时候,雨山公公独自琢磨了起来,好一会儿了才说:“你可能遇到幻影军团了。”

“幻影军团是什么?”大家似乎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火影你也不知道吗?”雨山公公问大舰长。

“知道,是个以凶残闻名的雇佣兵团。”大舰长听见雨山公公这么说,脸色一下变得很凝重,“但是我听说他们现在很少出现在银河系里了,最近几年都在银河系外寻找稀有资源,赚取高额费用。”

“你觉得他们要到哪里去?”雨山公公问。

“不清楚。十八号隧道附近已经是公共空域了,没有航标,很难判断他们要到哪里去。”大舰长摇摇头说。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