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营救计划

清晨是我最讨厌的时刻,当然不是一直都如此,是认了师父以后才讨厌清晨的到来。这意味着我悲惨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然而这天,我和师父刚走出废飞船壳,就被春姨、公公和爷爷们堵了回来。我当然是暗自庆幸的,但是爷爷们看起来神色不那么明朗,我心一下又提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现在时间还早,大家都还在睡梦中,但是春姨并不顾及这些,直接大声地敲了雨山公公的门。敲了老半天门,雨山公公才睡眼朦胧地把门打开。春姨也不多说话,转身又敲了猪哥的门,猪哥倒是很快就把门给打开,但也是满脸疲惫,正要发火,看到是春姨,已经滚到嘴里的粗话硬是没骂出来。

“春姨,大清早的,干嘛呢?”雨山公公挠挠头,没精打采地说。

春姨没有回答他,转身跟师父说:“aiya,你去把冷月和米格也喊过来吧。”

师父不敢迟疑,立马朝格姨的房间走去。很快地,大家都聚集到了飞船中间的餐厅里。大舰长听见声响,也一起跟了过来。春姨他们看到大舰长有些意外,也不很意外。

“大家都来了,我也就长话短说了。”春姨把手里的电脑放下,“QN65535塌缩速度在加快,虽然我们还没搞明白原因,不过观测数据确实是这样的。我们建立了几个模型,这几天计算了数十遍,结果都是相同的,塌缩速度在加快。好消息是,我们好像捕捉到Mobex的图像了。”

春姨打开了一张图片,用红色的圈圈圈出来一个白色的椭圆亮点。春姨说这就是Mobex,不过也只捕捉到这么一张图像而已,因为QN65535引力非常大,这么靠近的位置,围绕着QN65535旋转的速度是非常快的,等它再次转回到这个位置的时候,因为有尘埃的遮挡,再也没有捕捉到Mobex的图像了。

“只捕捉到一次图像,信服力完全不够呀。”猪哥打了个哈欠,口齿不清地说。

“八姐,你怎么这么累?”师父说,“昨晚没睡觉?”

“还真被你说对了,昨晚连夜把Erebus的引擎给接了回去,一会儿给喷上新的涂层,然后还要去一趟化验所。”猪哥靠在椅背上,感觉下一秒就要睡着了。

春姨已经在电脑上又打开了一张图片,上面也有一个红圈圈出来的亮点,不过这个亮点要大很多。春姨指着亮点说:“这是十年前,公平他们刚进入gN粒子采集轨道的图片,当时是一直跟踪拍摄的,所以这个一定就是Mobex没错吧。我们一直都有跟踪着Mobex的轨迹,”春姨又打开了几张图片,上面都有红圈圈出来的白色亮点,不过亮点一张比一张小,然后春姨指着亮点最小的一张说,“这是八年前的,也是我们最后一次捕捉到的图像,后来就再也没有捕捉到了。我们一直以为Mobex可能太靠近QN65535而被引力撕碎,他们可能已经遇难了。”

“但是我前天又捕捉到了他们的图像。从图像上的位置和QN65535现在的状态计算来看,Mobex可能已经达到极限了,如果再不离开,很快就会被QN65535的引力撕碎了。当然,你们也可以认为这不是Mobex。我只是把我看到的和我的推断告诉你们而已,要怎么做,当然是你们商量决定的。”

“这没什么好商量的,只要概率不是零,我都会选择尝试。”格姨说,“最近的弱引力什么时候出现?”月姨趴在桌上,对着电脑反复春姨打开了的图片,一直都没有说话。

“四天后,但是考虑到Kwarck的最高速度也还是达不到光速的,运载能力也不够,需要你们的大飞船先把Kwarck送到附近去,所以三天后就得出发了。时间太紧,太匆忙了。”钢铁流星爷爷说。

“那就三天后出发,我去,火影你把我送过去。”格姨一点都没有犹豫。

“我要去,米格姐姐,让我进去,你送我到QN65535附近去。”月姨也非常坚定。

“Kwarck的性能我比你熟悉,我去比较好。”格姨不由分说。

“你们都不听一下风险就这么抢着去,是嫌命长了吗?”猪哥一直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我们都以为他睡着了,谁知道他忽然插了这么一句,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有什么风险,我们也不是没去过,再去一次,轻车熟路。”月姨说。

“你们看到过春姨这么紧张兮兮的?大清早不让老猪睡觉,打老猪认识他起,就今天这么一回!”猪哥勉强地坐起来一些,耷拉着脑袋,懒洋洋地说。

月姨还想说什么,被格姨拦了下来,示意听听春姨怎么说的。

“确实是这样的。我也说过了,QN65535在塌缩,而且Mobex已经距离QN65535太近了,在弱引力时间点上,如果运气好,正好也走到了远星点位置上,全力推进的话,勉强能逃离。这中间的操作哪怕只有一步没有操作好,可能都会永远失去逃脱的机会。我们现在没有办法通知他们,所以之前我也和冷月说过,你们进去救他们其实是最坏的打算。因为Kwarck的性能还不如Mobex,你们进去救了他们,然后要怎么出来?只有三天的时间,你们就是把猪哥榨干了也榨不出来一艘性能好到适合救援的飞船。”春姨眼神中全是惋惜。

“不一定不可以哦。上次火影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不少好东西,就冲着火影的面子,我也得帮他媳妇和小姨子这一把。”猪哥说。

“别吹牛了,说帮就帮啊,用什么帮。”春姨说。

“重新打造一艘飞船肯定不可能了,时间太短。”猪哥慢悠悠地说,每说一句话都得提起极大的勇气和瞌睡虫抗争,“不过上次火影给我搞了些ign-X。这种材料喷涂在任何东西的表面,都可以使得这东西坚硬不摧,而且它的延展性、弹性都非常好。Kwarck最大的问题是材料不够坚硬,QN65535塌缩后,Kwarck很有可能一进去就被撕碎了。所以喷涂ign-X应该能有一定帮助。”猪哥端起桌上一杯凉了的茶泼到自己脸上,我们都紧张得赶紧去帮猪哥稳住水杯,谁知猪哥甩了一下脸上的茶水,然后用手拍拍脸,接着说,

“这样精神多了!我前段时间不是出去走了一转嘛,从一个黑市商人那搞到了一种叫做nd-metal的材料。这是一种性能非常好的能量操纵材料,根据制作方法和材料的不同,能够散射各种无线波和射线。我给它改造了一下,配合金属烯一起使用。金属烯是一种具有和石墨烯类似的层结构的材料,层间存在大量自由电子,和nd-metal结合在一起后,能够产生局部电场增强效应,希格斯子能够在层间传导,通过对层形态的控制,能够很好起到对希格斯子的疏导作用,防止飞行器在高速运动的过程中,因为激活了希格斯场而造成希格斯子沉降导致质量的急剧增加。”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Kwarck本身性能的问题。因为动力系统不足,运载能力不足也可能造成燃料不足,重力操纵系统也不知道能不能很好地保护驾驶员。而且我也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们,三天时间,能把两层涂层喷涂完都已经很勉强了,不可能再改造能源系统了。”猪哥说完,又靠到椅背上昏昏欲睡。

“Erebus的动力引擎和Kwarck的是同类型的引擎,要不把Erebus的动力引擎移到Kwarck上吧。”大舰长说。

“仓禹和子会的重力操纵系统性能足够,也可以移过去一台。”月姨说。

“你们都忘了猪哥刚才说什么了吗?Kwarck的运载能力有限,燃料不足,你们把最好的装置都堆到Kwarck上有什么用?”格姨说。

“嘘~”猪哥轻声地说,“让我睡会儿,下午还得去化验所,我要看看这幻影军团究竟想要干嘛。”

大家见猪哥睡着了,暂时也讨论不出个方案来,便各自散去了。我还是没有逃脱悲惨的命运,由于讨论营救计划耽误了的时间,师父会通过加量加时给补回来。回来经过Erebus的时候,115军的人都已经回去休息了,Erebus的新涂层也已经喷涂好了,一点都看不出来被撞掉过引擎。

才刚走进废弃飞船壳,诱人的饭菜香便飘了过来。我使出最后的力气冲到格姨的房间,坐到餐桌旁,端起饭碗就吃。肉还没来得及塞进嘴里,就被格姨一筷子打落到碗里。

“没规矩的丫头,那是给猪哥哥盛的饭。”格姨瞪大了眼睛盯着我看。

我这才发现,猪哥和大舰长也正打算坐过来吃饭,但是已经端起来的碗哪里有再放下的道理。我快速地夹过来几块肉,做到旁边的小板凳上吃了起来。格姨又重新给猪哥盛了饭。师父也端着碗坐到我旁边的小板凳上,和我一起吃。

“好徒儿,没关系,师父陪你。”师父很开心地说,然后忽然把音量降了下来,凑到我耳朵边小声地说,“他们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不想让我们过问。不过没关系,这个距离刚刚好,能听得见。”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