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幻影军团

“师父,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很明显的吗?八姐没吃饭,我们一起吃也就是了,哪来这么多讲究。八姐也不是这样的人啊。你一定要相信我八卦帮帮主敏锐的触觉。”师父对她的身份似乎非常自豪。

“八卦帮?”

“女人不八卦,天诛地灭!”师父还要说什么,但是忽然停住了,一个劲地给我使眼色。我便端起碗拼命地扒饭,师父也很满意地开始吃饭了。

格姨、大舰长和猪哥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默默地吃饭。我一边扒饭一边用眼神问师父“怎么回事”,师父用眼神回复我“别着急,再等等”。但是我的饭吃完了,我是去盛呢,还是不去盛呢?不去吧,实在是还没吃饱,去吧,又怕干扰了他们,听不到八卦了。

算了,八卦什么的我才不在意呢,还是吃饭要紧。我站起来往饭锅走去,刚盛了一小瓢,格姨说话了:“猪哥哥,有话就明着说吧。”我赶紧竖起耳朵仔细听。

“我今天去了化验所,你们都知道的。”猪哥说,格姨和大舰长都点了点头。

“其实我昨天就怀疑了,所以我直接就让他们验了碳14。”猪哥顿了一下,格姨和大舰长仔细地听着,“确实验出来了,具体比例得明天才能确定,不过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了。”格姨和大舰长无奈地叹了口气,意料之中的绝望。

“我不该来这里的。我一心就只想着不能曝露了十八号隧道,而且要来找猪哥修飞船,完全没多想。”大舰长神色不安。

“他们在找十八号隧道?”格姨问。

“应该不是十八号隧道,可能就只是恰巧遇上了火影而已。不过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攻击火影。他们的光操纵材料都已经可以做到完美隐形了。如果是为了十八号隧道,他们根本不会攻击火影,而是悄悄地跟踪才对。”猪哥琢磨了一下说。

“猪哥是想说,他们就是故意这么轻轻地打击一下,然后跟踪我找到这里?这不合理,他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这里找你?我也有可能在附近找其他黑市维修站。”大舰长说,“如果是为了跟踪我找到这里,我来到这里也一整天了,他们应该早就有行动了。其实我们都算是海盗,他们受雇于政府军来对付我的话,在海盗中间有些说不过去,所以我想他们只是意思意思打击一下,就当是警告了。不过下次再遇见,可能就真的避免不了了。”

“你了解他们吗,几成把握?”猪哥问道。

“没把握,猜的。”大舰长说。

“我听说,当年深空系的组建方案就是政府买来的,甚至最早的教官都不是军队里的人,外聘的。会不会就是这个幻影军团?”格姨有些担忧起来。

“有可能。当年殖民扩张气势如虹,但是后来又戛然而止,当时我们就猜测有可能是因为某种协议,政府不得不停下来的。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政府忽然开始对付深空系,这有点说不过去。”猪哥说,“假设卖给政府方案的就是幻影军团,政府应该利用深空舰队全面增强军队实力才对,为什么会反过来毁掉深空舰队呢?除了深空舰队,还有很多战斗力比较强的军队,譬如115军,这极不合理。”

“我来分析的话,能想到的就只有,有人想要削弱军队来达到某种目的。当时政府扩张的速度非常快,最有可能的就是侵害到幻影军团的利益了,于是幻影军团威逼利诱,让政府不得不停止殖民扩张,并且非得把尖锐部队毁掉不可。”大舰长说。

我盛好了饭,很快地夹了些菜,赶紧坐到师父身边,生怕耽误了他们说话。不过,他们也还是停下来了,没有再继续说话。我和师父很快地把饭吃完,把碗放到洗碗池,便赶紧离开了。我们才刚出格姨房间,大舰长就把房门关上了,然后他们在里面继续聊。

我跟着师父回到房间,有些失落地趴到床上玩手指。

“师父,你说他们干嘛整得神神秘秘的,那幻影军团的事也没啥好遮遮掩掩的,让我们听听怎么了嘛。”

“不是不让你听幻影军团的事,是不让你听他们的计划。”师父躺到床上,盖好被子,顺手把灯也关了,“早点睡吧,管不着的事情你想来做什么?”

“他们会有什么计划?”我也钻到被子里,不过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知道啊,不是也没让我听吗?”师父说完,很快便传出均匀的鼾声。

师父还自称八卦帮帮主呢,一点都不称职。我本来还有很多话要问的,都还没来得及问,她就睡着了。听着师父的鼾声,原本一点睡意都没有的我,慢慢地也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了。

我在睡梦中被飞船起飞的巨大噪音吵醒,便赶紧坐了起来,掀开窗帘一看,果然大舰长的Erebus已经不在沙滩上了。师父也不在床上了。我赶紧跑出废飞船壳,一路上也没看见师父,和大舰长一起来的四艘飞船也都一同离开了。不过跟着飞船一起来的,从YSK540s上逃出来的人们也都还在,他们也都被吵醒了,纷纷钻出帐篷。

没一会儿,仓禹和子会领着十多艘破旧的老式飞船从我头顶上掠过,狂风把我掀了起来,重重地砸在飞船壳上。我顿时觉得双眼发黑,脑袋一阵晕眩。等我意识清醒了,仓禹已经快要消失在大气层里了。我下意识地朝着仓禹离开的方向跑,直到这些飞船在我的视野里完全消失,才绝望地停了下来。

格姨走了,没带上我,甚至都没告诉我。他们一定是办大事去了,昨晚商量大计就没让我听,现在又偷偷地出发。我久久地站在原处,一直看着仓禹消失的地方,直到天空泛白,才转身往回走。

回到废飞船壳的时候,师父正好也开着车回来了。虽然不知道师父去哪了,不过时间刚刚好,可以开始训练了。我绕着车跑了两圈,然后在师父旁边停下来原地高抬腿,问道:“师父,今天练什么?”

“今天不练。”师父又戴上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副墨镜,“上车吧,我们给八姐运炸药去。”

师父开着车带着我在山里七绕八弯地走了小半天,在深山处停了下来。不远处有一扇隐蔽的电子门,师父通过虹膜识别把门打开。我跟着师父往里走,这里面的门禁非常复杂。师父告诉我,这里的结构像迷宫一样,是八姐利用一艘飞船改造出来的弹药库,不同的密码或者身份级别能到达的库房是不一样的。每一重门后面都有好几扇门,身份检测失败了门也会开,但是通道会改变。不知情的人闯进来会以为自己破解了门禁,但是其实会被引导到监禁的密室或者山的另一头,就看闯进来的人是什么人了。

我跟在师父后面,不断张望身边的环境,早已失去方向感。这里每个通道都是一样的,和其他飞船上的通道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经过五道门后,我们终于来到我们的目的地——其中的一间弹药库。

这里摆放着上百箱弹药,和十几枚导弹。师父在操作台前选了几下,有三个大箱子自动地向前滑行,进入传输通道。然后师父便带着我原路返回到车子旁边等着了。又过了好一会儿,车子后面的地面忽然打开了一个小门,刚才师父选中的几箱弹药自动送到了地面上。

这些弹药箱子比Kwarck的燃料箱子还要重,只是把这么三箱弹药装到车上,我就觉得自己已经费劲了力气,胳臂酸软。不过,看起来这样的工作量对师父来说并不算什么。见识过格姨和月姨的能耐,师父的力气之大自然不会让我吃惊,只是感叹,自己就像是闯入了平行宇宙,这个宇宙里的人虽然和我所处的宇宙都是一样的,但个个都力大无穷。不过公公说过,他并不认同平行宇宙的说法。

我们再次回到沙滩上时,已经是黄昏了,猪哥已经给Kwarck喷涂完ign-X涂料,等待涂料干透需要八个小时。趁着这段时间,猪哥要利用我们带回来的弹药造出来一个爆炸强度适宜的炸弹,万一Kwarck的燃料实在不够用了,还可以利用炸弹爆炸的威力逃离QN65535。看起来猪哥又得忙活一宿了。

QN65535的质量大概是太阳的2.6倍,直径只有十五公里,逃逸速度超过一半光速。这个速度Kwarck是可以达到的,但是被QN65535捕捉到以后,为了维持舱内环境需要消耗大量的燃料,而且QN65535还在持续塌缩,可能还会遇到不可预见状况。

没和格姨、月姨一起吃完饭,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这一次,我总觉得很不自在,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这幻影军团。听起来在宇宙中似乎没有人能打败他们,连政府军都被他们威胁,而一直以来我认为传说般厉害的深空系竟然还是他们训练出来的。

“不要太担心,他们没问题的。”师父看出来我的担忧,安慰我说。

“但是,幻影军团不是很厉害吗?”我躺在床上,透过床边的小窗,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天空。

“他们不是去对付幻影军团,是米猪和阿育找过来了,为了避免这里被发现,他们主动出击,把战场引到ZJ21星系外去。”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