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负伤归来

“米猪和阿育是什么人?”我问。

“政府军。”师父说,“很有可能是幻影军团把火影的行踪告诉他们了,十三号隧道也很有可能曝露了。”

米猪和阿育这两个名字听起来人畜无害的,想不到也是政府军的人,而且值得格姨他们这么重视,想来大概也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人物。之前的黑龙、骨头猫和大巫师,光听名字就觉得不容易对付,实际对战反倒不觉得那么困难,我甚至都以为格姨和月姨就是宇宙无敌的了。

“十三号隧道曝露了,这颗星球就不安全了,这里人这么多,怎么办?”我有些担忧。

“十三号隧道曝露不可怕,因为不管隧道的这边还是那边,离政府军管辖区都很远。我现在想的是,袭击火影的是幻影军团,但是找过来的却是政府军,这意味着幻影军团和政府军联手了。幻影军团有隐形战舰,他们究竟知道了多少?”师父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才接着和我说,“早点睡吧,别想了。”

格姨出发前和师父说,八小时结束战斗,回来后还能有一天多的时间休息,然后去QN65535迎接舅舅们。然而他们已经出战一天多了还没有回来。

这天中午,Kwarck的改造已经完成。猪哥给Kwarck的外壳喷涂了ign-X和nd-metal两种材料,用来增强外壳的硬度和激发反希格斯场,内壁还涂上了仿生塑料。虽然ign-x很坚硬,但同时韧性也很好,受到剧烈撞击时,能够像皮球一样变形反弹,Kwarck原本外壳是承受不了这个程度的变形的,会碎裂,碎片会伤害舱内的人。这种仿生塑料也很有意思,内嵌有一种由液体构成的“血管系统”,当出现破损时,液体像血液一样渗出来并且结块。猪哥还把过渡适应舱改造成了爆炸推进器,万一到时候动力不足,速度提不上去,就把过渡适应舱的舱门打开,引爆炸弹,借着爆炸产生的推力提高速度。爆炸可持续的时间很短,而且只有一次机会,所以这其实只是一根救命稻草。

我问师父,我们不能试一下联系格姨他们吗?他们会不会出事了?师父说,他们把战场带到星系外面,就是为了隐藏ZJ21b的位置,我们主动联系他们的话,万一信号被政府军截获了,我们的位置也就曝露了。

傍晚,距离出发去QN65535只剩下不到十个小时了,我们才终于收到了大舰长发回来的消息,说他们准备返航。看来他们把对方全部歼灭了。

两个小时后,他们把飞船降落到了沙滩上。原115军的老式战舰都没有回来,就只剩下仓禹、子会和大舰长的五艘战舰了,而且也都受损严重。大家也基本上都负伤了,虽然伤得不算重,但是大家看起来都很疲劳。我们赶紧把他们扶到飞船壳里休息,师父和爷爷们给他们上药。

“去QN65535的计划取消了吧。”雨山公公打破了沉默。

“不可以!”月姨马上反对了。

“怎么去?”雨山公公说,“你们都连续战斗三十多个小时了,飞船也都受损这么严重,还要逞强吗?”

大家再次陷入沉默。

“不是说只有不到一百艘战舰吗,你们怎么会这样狼狈?”师父在给格姨清洗伤口,小声地问。

“全是隐形导弹,防不胜防。”格姨慢悠悠地说,满脸疲惫,“看起来他们也是有备而来,排了松散的队形。仓禹和子会都是片攻击武器,但是如果敌军不连成片,攻击效果并不好。”

“我现在甚至都不敢确定之前攻击我的是不是幻影军团了,政府军居然有这么大量的隐形导弹,而且已经找到这里来了,总觉得很不安。”大舰长独自坐在角落里,不让任何人给他处理伤口,坚持自己来。

“光操纵材料一直是幻影军团的绝密技术,这么多年来,多少组织利用各种借口、花费巨额的金钱都买不到,甚至连已经被淘汰的前几代技术都不透露。很难想象,他们会愿意把这项技术和政府军共享,我宁愿相信是政府军向他们购买了大量隐形导弹。”雨山公公说。

“没错,米猪和阿育的舰队里也没有隐形战舰,只是使用了隐形导弹而已,不需要太紧张。”格姨的伤口处理好了以后,走到大舰长身边,要帮他处理伤口,“不过,他们应该是联手了,火影的行踪很有可能就是幻影军团透露给政府军的。”

“不管怎么说,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要尽快把这里的人都转移走。”大舰长说。他没有拒绝格姨给他处理伤口,只是格姨一碰到他就躲,格姨一遍一遍地把他拉回来,大舰长大概是个很怕痛的人。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都觉得大舰长是在和格姨撒娇。

大家听见大舰长这么说倒也没有异议,只是这里的人比YSK540s上的人多多了,要怎么转移这么多人呢?

“能有什么办法可以检测到这些隐形导弹和飞船吗?”月姨问道。

“对呀,这些隐形导弹太让人燥火了,看又看不见,刚要前进又撞上了,刚蓄上点能量又给你引爆一个……”大家纷纷叫嚷起来。

“光操纵材料是利用纳米固流体法制备的超材料。把材料加工成十五纳米的粒子,纳米粒子间的近场耦合效应可以产生局部电场增强效应,具有高折射率和低吸收率的特点,使得远场照明光源可以通过纳米粒子间的缝隙传导出去,实现隐身的效果。”公公说,“但是这种材料同时也可以传导各种能量波。猪哥的nd-metal材料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原理。使用的原材料不一样,加工的工艺不一样,材料最后展现出来的性质也是不一样的。据我所了解到的光操纵材料,还只能做到对某频段的光有传导作用。”

“如果真像你们说的那样,幻影军团的飞船和导弹可以做到能量检测仪都检测不到,肉眼也看不到,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做到对所有频率的能量波都低损耗传导了,这检测起来非常困难。”

“正是这样的。”猪哥补充道,“譬如火影的Erebus,就只能做到对检测仪器隐形,因为它的表面材料能够吸收检测波。幻影军团早期开始研制光操纵材料时,政府军一度陷入危机,直到能量检测仪的出现。当时的光操纵材料还不够完美,只能传导特定频段的能量波,改变能量检测仪器的检测频段,很容易就能定位到目标。nd-metal也是只能对特定的能量形式进行低损耗传到,我指的是希格斯子,让它们不能在飞行器表面沉降。”

“这么说,没办法对付他们了吗?”大舰长说。

“理论上,所有的物质、能量和时空都相互作用,如果能够检测到时空曲率的改变,应该就能发现他们了。”公公说。

“但是你给我的时空曲率检测仪检测不到他们。”格姨说。

“是的,因为一艘飞船或者一枚导弹的质量和能量实在太小了,它们所引起的时空曲率的改变量也非常小。之前给你的那个时空曲率检测仪本来就做不到这么高精度的测量,再加上已经使用多年,里面的gN粒子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高精度的检测仪器要怎么做,我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公公说。

“对了,春姨,我们是凌晨五点出发去QN65535吗?”月姨说。

“计算结果是这样的,不过我觉得你们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到QN65535去。”春姨说。

“我要去,我能去!”月姨很坚定。

“不能去!”舞风刀爷爷大声地喝道,“你现在这样的精神状态,去了不但救不了他们,你也回不来。我不会让你去做这样无意义的牺牲的。”

“这件事我们再另外想办法吧,你们先休息,养好了身体再说。”公公看到春姨想说什么,一把拉住他,然后安慰大家道,“肯定还有别的办法的,相信我们。”公公看了一眼春姨,春姨马上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两位爷爷和师父赶紧把出战的所有人都推出房门,让他们赶紧回去休息。确认他们都回到各自的房间后,爷爷、公公和春姨又忙活了起来。师父拉着我回到房间,让我也赶紧休息。

我一点都睡不了。我知道月姨刻意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送公公过来完善他的宇宙模型,也不是来看望老朋友的,根本就是冲着救还在QN65535采集gN粒子的舅舅们而来。因为大舰长的到来,这里相当于曝露了,大家都需要转移。大家走了以后,就不会再有人关注QN65535的变化,不会再有机会救舅舅们了。虽然我和这两位素未谋面的舅舅没什么感情可言,但是和格姨他们相处的这些天,我相信她们在乎的人,一定是值得救的人。

师父已经进入梦乡,我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出了房间。所有人都已经睡了,只有雨山公公的房间还亮着灯,春姨和公公肯定还在寻找别的营救办法。我偷偷地贴上房门,仔细地听他们说话。

“真的没有办法了,QN65535持续塌缩,最多一个月的时间,逃逸速度就会超过Mobex的极限速度。”春姨很无奈的声音。

“这一个月里就没有其他适合的时间了吗?”雨山公公问。

“这一个月的时间都是有机会逃离的,但是凌晨五点几乎就是最后的出发时间点了……”没等春姨说完,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