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乐乐成长汇报(1)

很久很久不写博客了,一方面为了更好地陪伴乐乐,一方面,这个网络状况实在很让人担忧。先后使用了移动、电信和联通的宽带,本以为联通的宽带会厚道点,谁知道刚才发现,访问博客的速度已经变得很慢很慢了,估计没多久又要被墙了,感觉非常绝望。

2016,对乐乐来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虽说小孩子长得快,每一年都不平凡。不过乐乐在一岁以前是非常省心的,因为太小了,根本不需要太多操心,每天只要喂饱了奶,带着睡好了觉,她就可以自己长大了。一岁以前的孩子和孩子之间基本上看不出来太多差别,不过一岁以后,孩子的个性差异便表现出来了。有的孩子喜闹,有的孩子喜静;有的孩子好动,有的孩子文静……

而乐乐从一岁开始便表现出来强烈的学习欲望,每天能接触不一样的事物或者掌握新技能,能使乐乐非常开心。早在乐乐一岁三个月,也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了,我和她爸商量着要不要给乐乐找个什么早教班之类的让乐乐去学点什么呢?她爸说,这么小的孩子,你要让她学什么?我心里想着也是这个理,这么小的孩子学什么呢,说话都还说不会呢,大概是我太过望女成凤了吧。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只是一如既往地带乐乐到附近的小公园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不过乐乐对去小公园和小朋友一起玩越来越不感兴趣,经常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

时间来到五月,乐乐一岁七个月了,我的身体已经发出极度不适的信号,本来坚持母乳喂养到最少两岁的,我也只能忍痛给乐乐断了母乳。断奶期间,为了分散乐乐的注意力,我每天都带乐乐到儿童游乐园玩,把乐乐累得动弹不得,胡乱塞给她什么食物都狼吞虎咽地吃下去,然后就让她大觉睡。两个星期后,乐乐再也不惦记母乳了,我也回奶成功了。

乐乐是个特别善良的孩子,我回奶的那段时间,涨奶特别疼,乐乐想喝奶,我和她说“妈妈奶奶疼,乐乐不能吃了”,每次乐乐都会觉得很遗憾,但是也非常理解地走开,不会一直哭闹坚持要喝。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不忍心,想让乐乐喝几口,反倒是乐乐心疼我,说“妈妈疼”,不要喝。

由于乐乐在儿童乐园玩得特别好,我开始有些沉迷给乐乐办各种卡,带乐乐到处玩。乐乐当然是非常开心的,不同的场地不同的玩具不同的小朋友。我原本以为在乐乐上幼儿园以前我都会这么带着乐乐到不同的儿童乐园玩的,谁知道九月的时候,乐乐爸忽然找到了新的工作。本来也是挺好的一件事,不过八月才给乐乐办了五十次的游泳卡,原本是打算每个星期带乐乐游一回的,到了冬天,就可以不在家里洗澡了,直接去游泳顺便洗澡,所以办了卡将近两个月却玩得并不多。离乐乐爸到新公司报道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游泳卡还剩下43回,每天去一回都用不完呀。

国庆过后,我每天都带着乐乐到鱼乐贝贝玩游泳。原本以为乐乐会很快就玩腻了,谁知道乐乐越玩越爱玩。乐乐也从一开始的离不开我,下水哇哇哭,到后面离不开水;从一开始脸上一沾上水就嚎啕大哭,到后来根本不所谓,任由水在脸上慢慢地滑落。到我们即将搬家的时候,乐乐已经把鱼乐贝贝当作第二个家了。因为每天都游泳,乐乐成功地减掉不少奶膘,小身材变得很漂亮,而且体力也有很大的提升。

和水融为一体

搬家以后,不能每天都带乐乐上鱼乐贝贝玩水了。搬家后的前半个月,因为新鲜,乐乐每天啥也不干,光是在新的房子里呆着就很开心了,但是很快,新鲜感过去了,乐乐变得有些闷闷不乐。而且也到了供暖的时节,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在外面活动的小朋友越来越少,利用周末的时间走遍了附近的超市商场,也没找到类似鱼乐贝贝的去处。为了让乐乐开心起来,买来了黑板墙纸贴在墙上,让乐乐可以用粉笔随便画。

乐乐写的7和6

然后忽然有一天,乐乐颤颤抖抖地画了右边的“6”,和我说这是“8”。我给她写了个“8”,她说是“5”,我再给她写了“5”,她说是“3”。然后又自己在左边先画了一个“/”,再添上一横,说是“7”,但是我相信,她并不是真的认识数字“7”。然而,这让我意识到,乐乐开始对数字的书写感兴趣了。去年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乐乐表现出来惊人的“数数”才华。譬如我先拿出来五块积木,再拿出来三块积木,问乐乐这是几块积木?乐乐会说“bababa”;自己垒积木垒到第十块的时候会很兴奋地说“shishishishi”,然后再添一块,嘴里自言自语道“shi i”。其实我心里也明白,这大概只是乐乐瞎蒙的,但是我也相信,乐乐对数字是敏感的,有模糊的数的概念,尽管乐乐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数数了,每当提起数数,乐乐都是自顾自地“1,2,3,4,5,6,7,8,9,10,12,15,13,18,19,12,15,19,20”。

乐乐画的香蕉

然后又有那么一天,乐乐自己画了这个,然后拉着我的手说“香蕉”。这画确实有几分像香蕉,不是吗?香蕉的主要特征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书上说,两岁的孩子是在用感受画画,他们画的东西并不会表达真实的物体形态,但是如果你注意聆听,它能告诉你它的画要表达什么,所以两岁孩子的画是用来聆听的,不是用来看的。所以我非常惊讶,乐乐居然能画出来特征这样明显的“香蕉”,而且很多天以后,我让她再看这张照片,她依然很清晰地告诉我,这是“香蕉”。不像上面的“7”和“6”,过去几天以后,乐乐早已经忘了自己画的是什么了。我想这大概也说明了,乐乐确实在用心观察了,并且尝试着用画去表达她看到的世界,而不仅仅只是在画感受了。她的画不仅仅只能用来聆听,偶尔也能用来看了。

乐乐还不满一岁时,爸爸让我给乐乐买一套积木,于是乐乐爸给乐乐选了60块的hape积木。一开始,我是照着书上的孩子发育规律,带着乐乐玩“垒高高”的,乐乐大概是一岁四个月的时候吧,能够很轻松地垒十块积木,垒得好的时候十五块也是可以做到的。不过那时候的乐乐只玩小方块,其他形状一概不碰,也总是记不住各种形状的名称,我觉得是我教乐乐形状的时候自己没拿捏清楚的缘故。因为我不知道通过积木去教乐乐的时候,应该教给她平面图形的还是立体图形,所以乐乐一直对形状的名称记不清楚。这并没有关系,因为我知道乐乐是知道这些形状的,只是因为我拎不清要怎么教,所以乐乐对这些形状词汇也很混乱而已。她对颜色非常敏感,一岁半以前,其他的话还不怎么会说,只能偶尔蹦出来几句“妙句”,譬如“哎呀,这么辣”(一岁四个月),但是已经能清晰地分辨“红橙黄绿蓝紫粉白黑”,并正确地说出这些颜色名称。

搬家前几个月,乐乐对积木的热情忽然下降了,我以为乐乐不喜欢玩积木了,所以搬家的时候就把积木藏了起来,毕竟厅里散落太多玩具看起来很凌乱,而且也容易扎着脚,不安全。有一天,乐乐忽然喊起来要玩积木,大概是才记起来她还有一套积木玩具很久没看到了吧,于是我又把这套积木拿了出来,并要求她每次玩好了要自己把积木收拾好。

于是这一回,我发现乐乐已经不只是玩小方块了,开始尝试着玩其他形状的积木,并想办法把这些“奇怪”的形状立起来。这个三角块的尝试,是乐乐的第一次突破。

乐乐开始玩复杂形状的积木

她甚至还会尝试着模仿我搭建城堡。这是乐乐创作的“城堡”,各种形状的积木都用上了,但是对她来说这并不是城堡,因为她没见过城堡,不知道城堡是什么,她的圆柱和三角的组合是“蜡烛”,小方块和三角块的组合是我告诉她的“小房子”,桥拱下的“河流”可以从空中流淌而过……这是她的世界,她经历了看得见的世界。乐乐不接受知识的灌输,她只相信自己的体验,自己的所见所思。

乐乐开始用积木垒复杂造型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