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次约会

荟儿依偎在廷信的怀里,尽管脸色苍白而疲惫,却无法让那一抹幸福的笑容逊色半分。

“信,你看天边那颗星,还没掉下去呢!”荟儿的声音已经细若游丝,在看到天边那颗摇摇欲坠、若隐若现的星星时,她依然非常兴奋,就像孩子收到最喜欢的生日礼物那样。

荟儿一直记得爸爸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告诉过她,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地上的一个人,一颗星星的坠落意味着一个人永远地离去。那颗星星还没掉落,说明那个人还活着,荟儿觉得没有什么比“还活着”更能让人感到欣慰了。是的,荟儿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也许就在今夜,也许会是明天,荟儿随时都会离开这个世界。

“是呢,还没掉下去。荟儿,你也会好起来的。”廷信故作坚强地安慰着荟儿,他比谁都清楚,也许今夜就是永别。

荟儿三个月前喊头疼到医院来检查,发现后脑长了个胶质瘤,而且已经压迫生命中枢,医生估计时间不多了。廷信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善良,这么健康的荟儿,为什么会得这个病。不都说年轻人治愈概率很高吗,为什么偏偏是荟儿?廷信都已经计划好了,哪怕他再多打几分兼职也要赚钱给荟儿治病,但是为什么上天还是要带走荟儿!

本来医生是不让荟儿大半夜跑到楼顶上吹风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荟儿今夜精神特别好,就是想到外面走走。廷信拗不过她,只好恳求医生。医生给荟儿做了一系列例行检查以后,悄悄地告诉廷信:“今晚,她想干什么你就陪着她去做吧。”

廷信明白医生的意思。他第一次向医生跪了下来,恳求医生再检查一遍,也许刚才的检查不准确,荟儿明明好转了,看起来精神这么好,肯定是仪器故障了。医生将他扶了起来,和他说,别这样,会吓着病人的,然后便带着护士离开了。

廷信到厕所里洗了把脸,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然后微笑着回到荟儿身边,告诉荟儿,医生给她检查了,说情况还不错,今天天气不错,她可以下床走走,不过不能走远。荟儿很高兴,说她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快一个月了,再不活动一下,怕是关节都要永久闭合了吧。说完,她还非常乐观地笑了起来,看起来真的像是康复要出院了的样子。

“信,能够认识你,与你相爱,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荟儿往廷信的怀里钻了钻,虚弱地说着。

“荟儿,你是冷吗?冷的话,我们回去病房吧。”荟儿的手很冷,像是握着冰块一般,廷信很担忧。

“嗯~嗯,不,我怕回去了就再也看不到那颗星星了,我想多陪它一会儿。”

其实廷信一直都没看见荟儿说的那颗摇摇欲坠的星星,他只是不想让荟儿失望,所以假装自己看到了。他还记得,荟儿第一次和他说起那颗星星的夜晚,那是四年前的元宵节,他第一次约会荟儿。

那时候他们都还在上学,荟儿大三,廷信研二。廷信是轮滑高手,经常有人偷拍他玩轮滑的视频放到校园网的BBS上,求帅哥名字。廷信当然是不会搭理这些帖子的,他的朋友也不会回复,只会偶尔调侃一下。而荟儿当时是个小菜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双山寨轮滑鞋,然后在学校的BBS上求师傅。

在一次学校轮滑社的活动中,荟儿和廷信认识了。一向爱耍酷的廷信这回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主动要求收荟儿为徒。荟儿早就被廷信高超炫目的轮滑技术所折服,当听到廷信要收自己为徒,当然是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后来他们又一起参加了好几次各大高校轮滑社的联谊活动,廷信被荟儿阳光开朗的性格吸引,荟儿因为廷信的温柔和博闻早已芳心暗许。

天气越来越冷,适合活动的时间越来越少,二人能见面的机会也就少了。那个感情内敛的年代,他们都不知道要如何约对方见面,只能躲在被窝里发短信,尽管都只是很平常的玩笑,或者只是在QQ上抖抖机灵或者转发网上的笑话,却也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一下对方的暧昧。

放寒假了,廷信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帮荟儿提行李送荟儿上火车,两人终于见上了面。那天在候车室里,分别的那一刻,廷信鼓起勇气对荟儿说:“元宵节,我请你吃蒂娜。”

蒂娜是离学校最近的一家西餐厅,对那时候的这两个穷学生来说,那就是天价消费的地方,毕竟在学校吃一顿饭才不过三块钱,而吃西餐,最少也得一百。

荟儿调皮地做了个鬼脸,笑着说:“那我得一下火车就把回来的车票买好,到时候,你可别心疼钱玩失踪哦。”

正月十三,荟儿便骗过家里早早地回到学校,等待着元宵节的到来。因为荟儿家里特别重视元宵这个节日,荟儿还花了挺大的一番功夫才说服家里。

元宵节的下午,还没到晚饭时间,荟儿便早早地就来到蒂娜门前,谁知廷信早就在那等着了,两个人心领神会地傻笑着走进蒂娜。看了餐牌才知道,因为元宵节的缘故,单品全部都不卖了,最便宜的套餐也得299,廷信脸上满是尴尬。

荟儿很懂事地说:“其实我不会吃西餐,刀叉什么的太麻烦了,我们还是吃麻辣烫吧。”

廷信松了一口气,赶紧放下餐牌,说:“那好吧。”

两人逃也似的离开了西餐厅,走进旁边的商场。从商场穿过,可以快点回到学校,麻辣烫,当然要到学校西门那家麻辣烫之王吃,那个麻那个辣才叫做味儿。

他们刚走进商场,就看见一个专门让小朋友填画的小店,可能是商场换了摆设,这个店原来一直缩在角落里,现在已经挪到商场过道旁边了。

荟儿好奇地往那店瞥了一眼,她早就想要填个画玩玩了,平时看着店里都是小朋友,不好意思坐过去,不过今天没人,可能还没到小朋友出来玩的时间吧。

廷信看透了荟儿的心思,说:“要不我们买个画填填吧,反正今天时间还长着呢。”荟儿自然是爽快地答应了。

老板问他们要填个什么画。荟儿说不知道。廷信已经在一旁翻看这画册了。荟儿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动画人物,眼神却在一幅标题为“老公背背”的画上停留了很久。那是两个Q版的日本风小人:小男生被小女生压在地上,女生坐在男孩背上,高高地翘着双腿,摆出胜利的姿势。

这一幕自然逃不过廷信的的注意,不过他故意很快地把那一页翻了过去,假装对“老公背背”那幅画不感兴趣的样子。荟儿有些着急,伸手想要拦下来那一页,但是廷信已经连着又翻过去好几页了。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