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那年中秋

荟儿泄气地不再看,由得廷信随便选哪一幅都无所谓了。过了一会儿,荟儿听见廷信和老板说:“就这一幅吧。”然后便看见老板从柜子里抽出来一个大相框和很多颜料。荟儿赶紧凑过去看,居然正是那幅“老公背背”。

廷信温柔地看着荟儿,说:“傻瓜,我也喜欢这幅画呢。”说完,把颜料装到背包里,便提着相框往学校方向走去。
因为还没开学,学校里人很少,教学楼也还没开门,他们原本计划出来吃西餐的,所以也没带着轮滑鞋,麻辣烫的店这会儿还在做准备工夫。他们只好跑到操场上填画。这么难得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谁也不愿意现在就回寝室,破坏了这气氛。

荟儿虽然才第一次填画,不过很快便找到窍门,填的非常好。廷信一边给荟儿调颜料,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不过他到底是看荟儿填画还是看荟儿,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冬意还未完全消退,北风呼啸。廷信尽量地给荟儿挡着风,不过这风就像是会转弯似的,荟儿还是冷得颤抖了起来。廷信想要紧紧地抱抱荟儿,想让荟儿暖和点,能够专心填画,但是又怕自己太冒犯。荟儿则是希望赶快填好这幅画,这可是俩人第一次约会的见证,所以就算冷,也不愿意说出口,还在坚持着。

天色渐晚,荟儿已经冷得没办法稳住自己的手了。廷信终于用命令的口吻说:“我们还是先吃饭吧,你晚上回去再继续填。”荟儿也只好作罢,毕竟实在是太冷了。

吃完麻辣烫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廷信送荟儿回到寝室楼下,荟儿转身进楼的一瞬间,忽然停住了。
“你看那颗星星!”荟儿举起右手,指向南边的天空,“那颗星星快要掉下去了!”

廷信顺着荟儿手指的方向望去,繁星闪烁,却没有荟儿说的“快要掉下去”的星星。他尝试下蹲一些,尽量保持和荟儿的高度一致,侧着身子寻找那颗快要掉下去的星星。

“你看不到吗?爸爸说,天上的每颗星星都是地上活着的一个人,如果一个人死了,他的那颗星星就会掉下去。有一个人要死了。”荟儿有些伤感。

廷信没听过这个说法,他也不相信,而且他根本看不到那颗摇摇欲坠的星星,只是觉得荟儿真的很可爱,很善良。
廷信不知道为什么今夜会想起来这一段往事。在他们恋爱的四年时间里,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这一段故事就像浩瀚星海中的一颗六等星,肉眼几乎都看不见。

“信,你还记得那年中秋,我和你说过,那颗星掉下来的话,我们估计也就走到头了。”荟儿紧紧地盯着南方天空,慢悠悠地说。她说每一个字都得费很大的劲。

“你怎么又说这个,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不管那颗星掉不掉下来,而且你的病也会好起来的,我们要一辈子都在一起。”廷信将荟儿再抱紧了一些,他心里明白,也许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可以一辈子都这样抱着荟儿。

“信,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再找一个人陪着你,一个人……”荟儿停顿了好久,她想起了一些往事,心中伤感,而且她也确实太虚弱了,歇了一会儿才能继续说话,“一个人,太孤单了。”荟儿的声音更小了,让人听着很是怜惜。

廷信知道,荟儿又在想那年的中秋了。荟儿每次想起那年中秋,都会伤心很久,廷信也一样,心里觉得愧对荟儿,所以他答应荟儿,以后每年的中秋都一定要和荟儿一起过,绝对不会再让荟儿一个人。

那年中秋,是他们正式确立恋爱关系后的第一个中秋。荟儿大四,廷信研三,都在毕业设计阶段,课程压力都比较小。廷信家里非常看重中秋这样的传统节日,哪怕只有一天假期,也必须回家。那年的中秋正好连着周末,有三天假期。廷信决定带着荟儿一起回家,郑重地给家里介绍他的女朋友。

荟儿对这一次的行程也充满了期待,她从没到过北方,没去过廷信的家乡,但是这么温柔的廷信,他的家乡一定很美好,他的家人一定很和善。荟儿一直坚信环境造就人,一个好人,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他有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这一次的旅行肯定是个愉快旅程。

然而事情的进展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顺利。一开始廷信给家里说的时候,家里虽然不乐意,但也并不是特别反对,但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家里忽然非常反对,还对廷信说“你别带她回来,来了也不让进门”这样的话。

荟儿非常伤心,大家从未见过面,为什么廷信家会对自己这么抗拒?廷信多次和家里沟通,最后竟是“你非得带她回来,你就别回来了”。廷信和荟儿说,要不他也不回去了,如果荟儿不能一起去,他自己回去也没意思,再说了,那家也不是什么好家,咱再也不回那家了。

荟儿知道廷信是冲动说的气话。那毕竟是养育廷信长大的父母,血浓于水的亲情,不应该因为一时冲动,伤害了家人的感情。他们两个人的事,可以慢慢地和家里沟通,荟儿相信,终有一天,廷信的家人是会接受自己的,但如果廷信因为自己不回家,那以后被接受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当然了,荟儿心里也很希望廷信能留下来陪自己。荟儿家离得实在太远了,只有三天假期根本不可能回家的,单单在火车上就要花掉32个小时,下了火车还要再坐六个小时的大巴才能回到家。

中秋的前一天晚上,荟儿和廷信的妈妈通了一次电话。荟儿原本以为,廷信家里大概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才会拒绝自己的到访,毕竟就算是一般的同学,中秋拜访也是很正常的,廷信家人的态度让荟儿很不解。

可谁知电话拨通以后,廷信的妈妈并没有给荟儿太多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荟儿解释为什么拒绝她的拜访,反倒对荟儿说,如果她真的为廷信着想的话,就劝劝廷信和自己分手。

荟儿不记得自己后来是怎么挂掉电话的,只记得挂掉电话以后,自己一直强忍着的泪水便决堤了,她完全不顾形象地在校园里放声痛哭。廷信不知道妈妈和荟儿都说了些什么,但是看见荟儿哭成这样,也很着急,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荟儿,只能静静地坐在旁边陪着。

荟儿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校园里走动的人越来越少了,泪水才慢慢地止住了,给廷信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不我们分手吧。话还没说完,泪水又涌了出来。荟儿并不是一个爱哭的女孩,但是这天晚上,泪水实在流得有些多。

廷信紧紧地抱着荟儿,带着哭腔说:“我不同意。荟儿,我还回来,回来了我们还在一起,我们不分手。”荟儿又何尝愿意分手,听见廷信这么说,心里感觉舒服了些,不过依然是堵着块巨大的石头。她把头埋到廷信怀里,又哭了起来。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保安挥动着手电晃了一下这两个坐在操场边的可怜人儿,说:“赶紧回寝室吧,要关门了。”

荟儿坐直了身子,梳理一下自己,说:“信,我不想回去。”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那我们就不回去。”廷信领着荟儿走出了学校,到提款机了取了些钱。不过廷信卡里也没多少钱了,只能取出来一百块。

南方的中秋,还残留着厚重的暑气,尽管已经夜深,但是一点也不冷。晚上十一点,夜市刚刚撤去,留下一路狼藉。俩人就在这样脏乱的小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们沿着平时刷街的路线慢慢地走着。这条路线,这一年多来,他们走过不下二十遍,但以前都是穿着轮滑鞋招摇过市,原来没穿着轮滑鞋,就这样徒步走着,体验却是这般不一样。

沿途的小店都关门了,只有大酒店和写字楼的霓虹灯还在闪烁着。整座城市都静悄悄的,不忍心打扰这对小恋人。他们回忆着从认识开始的快乐点点,堵在两人心头的巨大冰块在慢慢融化。

荟儿终于止住不再流泪了,他们把学校附近的大小道路都转了个遍,最后竟绕到了湖边。环湖的小路上还有三两对小情人在谈情,他们辗转了几个地方,才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时间也来到了凌晨三点半。廷信领着荟儿在石凳上坐下,荟儿已经累坏了,靠在廷信身上就这么睡着了。

此刻的廷信多希望时间永远地停下,那样就可以和荟儿永远在一起了。湖面吹来的风带着一丝丝的凉意,不过并不冷。这天的天气很好,时值中秋时节,月亮又大又亮,但值守了大半夜的繁星尽显疲惫,慵懒地眨着小眼睛。廷信也迷迷糊糊地眯着了。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