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冤家情

都说无仇不成父子,但又何尝不是无怨不成母女?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多少百年了吧,我记不清了。那时,我是个大家闺秀,在父母的张罗下,带着贴身小婢女嫁到夫家。夫家自然也是高门大户,只可惜夫君是个纨绔子弟,不事家业,每天寻花问柳。我也不与他闹红脸,毕竟我多年无出,公公婆婆也冷言冷语,我只能勤劳家事,让他们无所挑剔。

然而我千算万算,独独没算到身边还有个小贱人;我日防夜防,缺偏偏家贼难防。我的夫君竟随着这个小贱人进了我的房门上了我的床。在夫家本就活得艰难,平日里就靠着和这个小婢女聊聊心事,缅怀故乡,聊以安慰。谁知事情竟是如此发展,当初千选万选,选了这个看着老实勤恳的小丫鬟,谁知她竟是如此有心机,勾引我的夫君! Continue reading “母女冤家情”

第四章:你还好吗?

看完烟花往回走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山里人睡得早,到处一片漆黑,他们两对情侣,四个人就这样在村里迷了路。别说只有手电那点微弱的光,就算是白天,这样七拐八绕的山里,要轻松找到回去的路也不容易,毕竟那旅馆,他们也才第一天入住。

“看,是那颗星!”荟儿叫了起来,同时手指向南边,“原来到了这里,这颗星的位置也会高一点,在学校看到的时候,这颗星几户就在地平线上。”

“哪颗星?”廷信顺着荟儿指的方向望去,之见满天星斗,因为是在山里,没有城市里灯光的干扰,天上的星星也变多了。 Continue reading “第四章:你还好吗?”

第三章:青坪之旅

“信,你看,这里也能看到那颗星星。”廷信被荟儿轻轻地摇醒。不知道荟儿什么时候醒的,她手指南方,声音中略带几分兴奋,然后她很快又换了消沉的语气接着说,“你说,我们是不是也会像那颗星星那样,摇摇欲坠?大概那颗星星掉落下去的时候,我们也就结束了吧。”

“别瞎想,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就算我家里再怎么反对,我也要娶你。”廷信坚定地说,声音依然那么温柔。他依然没找到荟儿说的那颗星星,一颗摇摇欲坠的星星,应该很容易发现才对,但是不管廷信再怎么找也找不到。 Continue reading “第三章:青坪之旅”

第二章:那年中秋

荟儿泄气地不再看,由得廷信随便选哪一幅都无所谓了。过了一会儿,荟儿听见廷信和老板说:“就这一幅吧。”然后便看见老板从柜子里抽出来一个大相框和很多颜料。荟儿赶紧凑过去看,居然正是那幅“老公背背”。

廷信温柔地看着荟儿,说:“傻瓜,我也喜欢这幅画呢。”说完,把颜料装到背包里,便提着相框往学校方向走去。
因为还没开学,学校里人很少,教学楼也还没开门,他们原本计划出来吃西餐的,所以也没带着轮滑鞋,麻辣烫的店这会儿还在做准备工夫。他们只好跑到操场上填画。这么难得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谁也不愿意现在就回寝室,破坏了这气氛。 Continue reading “第二章:那年中秋”

第一章:初次约会

荟儿依偎在廷信的怀里,尽管脸色苍白而疲惫,却无法让那一抹幸福的笑容逊色半分。

“信,你看天边那颗星,还没掉下去呢!”荟儿的声音已经细若游丝,在看到天边那颗摇摇欲坠、若隐若现的星星时,她依然非常兴奋,就像孩子收到最喜欢的生日礼物那样。

荟儿一直记得爸爸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告诉过她,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地上的一个人,一颗星星的坠落意味着一个人永远地离去。那颗星星还没掉落,说明那个人还活着,荟儿觉得没有什么比“还活着”更能让人感到欣慰了。是的,荟儿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也许就在今夜,也许会是明天,荟儿随时都会离开这个世界。 Continue reading “第一章:初次约会”

Hello world!

公元2014年1月,黑客小宝发现了大米系统中有个严重的bug,这个bug会导致大米系统周期性地出现高并发请求处理出错,于是小宝同学利用这个bug成功植入了一个小病毒。这个小病毒迅速地获取管理员权限,并充分利用系统资源快速迭代,花费38个星期,创建了一个具有自学习机制的子系统内核。由于子系统严重占用大米系统资源,终于触动了大米系统的报警机制,管理员快速定位问题,却惊讶地发现这个子系统内核非常强大,便将她独立编译出来,并把她命名为乐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