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逃走

大舰长的旗舰领着几艘飞船在空中与战斗机周旋。小型战斗机不断被击落,看起来大舰长马上就要胜利了。舅舅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些,脸上露出淡淡的不易察觉的笑容。

母舰一动不动地悬浮在空中,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最后一架战斗机也被击落了。这时,树林里忽然同时升起十多艘飞船,朝母舰背后迅速飞离。 Continue reading “第三章:逃走”

第二章:祸起

三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大舰长把他的二十多艘宇宙飞船藏到了树林里,上面还铺上了厚厚的枯枝用以掩护。三天时间里,大家把所有可以带走的食物和水提前都装备到了宇宙飞船里,伤病员也都提前安置好。大家还做了一些假人来迷惑巡逻队。为了避免引起巡逻队的注意,老人、妇女、儿童分别在午饭和晚饭时间便已分批登船,青壮年们在扎营区假装劳动。

晚上十一点,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进入盲点了。大家借着夜色的掩护,放置好假人后,偷偷地聚集在树林里。大饼爷爷反复清点人数。一切都非常顺利,所有飞船的工作人员也都全部就位,现在就等大舰长和闲云舅舅把小西博士带过来,我们就要出发了。 Continue reading “第二章:祸起”

第一章:海盗舰长又来了

这里是YSK星系的YSK540s行星,也是离太阳系最近的系外基地。由于基地建立历史久远,而且离得也不远,这里也是人口最多的系外基地。

早期到这里来建设基地和开采资源的科学家和军队,在资源开采完毕后都已经转移了,剩下的都是出卖繁重劳动的苦力和他们的后代。除此以外,政府还每年往这里运送大量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供养照顾的低端人口——老病残。他们有的是为政府奉献了一生的老行尊,因为不服从政府而被流放的,有的是因为年老没钱支付高额医疗费用的穷苦人,有的是在劳动过程中受了重伤的壮年…… Continue reading “第一章:海盗舰长又来了”

第一章:军头之死

宿舍灯再次亮起时,担忧和不安早已肆无忌惮地爬到了杜末的眉宇之间。他攥紧了手中的电话,不知道该不该再给军头打电话。

第二次关灯提醒,意味着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四十五。还有十五分钟,宿舍楼就要锁门断电了,但是一贯行事如军人般规律守时的军头,居然还没回到宿舍。平时,他十点前就一定会回到宿舍。杜末攀着阳台的栏杆,焦急地朝教学楼望去。

校道上只有稀疏几个匆忙赶路的身影。天边泛起一层薄霾,西风夹杂着淡淡的秋凉,在宿舍楼间带出小小的漩涡。今年的秋天,比往年来得要早一些。 Continue reading “第一章:军头之死”

电梯(二)

我们一起进了电梯,她们还在说着什么,笑得很开心,我心底却泛起一丝不安,刚才还因为跑步出了一身热汗,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冷汗。此刻,我仿佛置身于冰窖中,寒气却是从我的身体里“滋滋”往外冒。女孩在十楼出了电梯,我在这个“冰窖”里又“吱呀吱呀”地爬了六层楼。

电梯再次打开,我都还没走出电梯,就听见小宝宝欢快的笑声。

1602里温和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伴着小宝宝的欢笑声,这是一个温馨的晚上。然后这样的温馨于我,却是一种别样的恐惧。 Continue reading “电梯(二)”

电梯(一)

“呼啦”电梯门打开了。我一只手在手提包里翻找着,确认手机钱包钥匙都带着,头也不抬地走进了电梯。电梯里本就挤满了人,看见我进来,都很礼貌地往旁边挤挤,给我让出来一些空间。

上班时间,为了能搭上电梯,只要电梯里还能挤进去人,人们就会往里挤,谁也不会在意电梯上行还是下行,否则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搭上电梯了。

电梯“吱呀吱呀”地慢慢下行,几乎每一层楼都会停一下,门打开,外面的人习惯性埋怨一句“又满了”,然后只能非常不甘地看着电梯门慢慢地关上。 Continue reading “电梯(一)”

梦魇

自孩子出生后我便辞掉了工作,在家里全职带孩子。现在孩子上幼儿园了,我也就闲了下来。

在家里闲着实在太无聊了,我便重新下载了QQ装上。已经快十年没用QQ了,但是我的老账号居然一下就登了上去。上千条未读消息,我根本不可能逐条细看,只点开了消除掉未读提醒就关掉了。

这时我收到一条来自小樱的入群邀请。小樱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我小学时代的第一个朋友。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这群里的用户全部都用火星文名字,我看着就头疼,心想小樱怎么会拉我加入一个这样的群呢?我打开和小樱私聊的对话框,问小樱怎么会和一群非主流玩。小樱并没有回复我,我想她大概在忙吧。 Continue reading “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