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毒蛋白

“与其说是一种特殊的酵母菌,不如说我运气比较好。我从这些毒蛇的毒腺里找到了负责分泌毒液的基因。而这种酵母菌居然也有相同表型的基因突变,它们是同源基因。于是我想到了用毒液来养酵母。”蓝山姐姐慢慢地讲着她的故事。这份成就感她没办法和别人分享,不能发表论文,不能把她的成果公诸于世,所以她想告诉我。

“这颗星球上的生物大部分都依赖红晶,而红晶燃烧依赖氮气,同样的,蛋白质也需要氮元素。这就是一种绝妙的巧合。我把红晶研燃烧后的产物收集起来,加入红晶碎末,混合Lschrmc酵母,控制好温度和湿度,让它们发酵。第三天的时候加入太攀蛇和贝尔切海蛇的混合毒液。七天以后,我就得到了初代的毒蛋白。”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一章:毒蛋白”

第三十章:蓝山姐姐与毒蛇

“好了,钝刀,我这边已经成功捕捉到了。”钢铁流星爷爷忽然没头没脑地来这么一句。

舞风刀爷爷终于大出一口气,说:“好在赶上了!差点就让他们把包发出去了。”大家都给爷爷们竖起大拇指。

“把什么包发出去,发什么包?”我觉得我已经彻底蒙圈了。从爷爷们出现以后,感觉情况就开始变得复杂了,鬼魅一般的四号隧道,莫名其妙的行动计划。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章:蓝山姐姐与毒蛇”

第二十九章:契机

“接下来我要怎么做,叔叔,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格姨问。

“现在需要一个契机。我这里可以监听的飞船有二十多艘,只要随便哪一艘要给控制中心传送文件,我就会把他的文件替换掉,换成钝刀的病毒,然后钝刀就可以侵入控制中心了。”钢铁流星爷爷说。

“那就让他们恐慌又绝望,自然会向控制中心请求帮助。”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九章:契机”

第二十八章:诱敌

一直很悠闲的爷爷们从进入驾驶室后就忙碌了起来,儒生也没闲着,他们仨一人抱着一台电脑,时而苦思冥想,时而拿起阅读器查阅文档,时而在电脑上快速地敲几行代码,时而说几个我听不懂的名词。更有趣的就是,他们还时不时对骂上几句,对骂完了继续心平气和地讨论、写代码。

我很好奇地看着他们,紧张的气氛充满了这个驾驶室。

菜头哥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递给我一盘炸肉,说:“吃块炸肉放松一下。”然后又招呼爷爷和儒生,不过他们拒绝了菜头哥的好意。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八章:诱敌”

第二十七章:爷爷们的手段

我之前还一直很迷惑格姨和我们约定的暗号要怎么用,原来竟是在小雷达上用的。我忽然想起我第一次闯入战舰仓库时,我的小雷达也曾两短一长反反复复地响,这么看来,当时是舅舅在给我传达信息呀。

“月姨,两短一长是什么意思?”

“什么两短一长?你格姨有说到这么个暗号吗?”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七章:爷爷们的手段”

第二十六章:偷飞船

桌上放着一盘炒肉、一些蕨菜和米饭,我匆匆忙忙地吃完。月姨丢给我一些压缩饼干,说是行动要好些天,就靠饼干充饥了。然而,我一看见这些饼干就犯愁。

吃饱了也睡好了,而且也已经在大重力高气压的环境下活动过了,再次走出船舱,虽然还是花了些时间去适应,不过我感觉比上次舒服多了。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六章:偷飞船”

第二十五章:格姨的计划

东侧山脉有一个山坳,她们把两艘战舰都停在了上面。格姨和月姨曾经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就算是3g的重力,在崎岖的山路上依然健步如飞。我大病初愈,脑袋还有些晕乎,三倍体重负重爬山已经够累了,再加上大脑供血不足,一路上还都是走在悬崖峭壁边上,对我来说实在不容易。每次很紧张地走过一段峭壁,走到稍好的山路上,我都毫无意外地得栽个大跟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知觉还没有完全恢复,虽然感觉摔得挺重的,但是并不觉得痛。两位姨只好迁就我,走一段歇一段。

“舅舅去哪了?”我醒来后一直没看到舅舅,一开始以为他不方便进来我休息的房间,但是这一路上也没看见他人。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五章:格姨的计划”

第二十四章:和平协议

我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叫她什么的好。她看起来确实年纪比格姨和月姨都要大不少,甚至比我两位爷爷都还要年长一些的,但是大家都叫她“姐姐”,我是不是叫她“奶奶”保险一些呢?

“小小菜,这是蓝山姐姐。”格姨跟着蓝山姐姐走了进来,看出来我的迟疑,便给我介绍。格姨说这是“蓝山姐姐”,是她的“蓝山姐姐”还是我的“蓝山姐姐”?

“蓝山,姐姐?”我小声地说。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四章:和平协议”

第二十三章:得救

我用手挡着脸,想要躲开那些红色的气体。红色的气体积聚在我的手背,肆意地释放着热量,有些烫手。我想逃,但是腿一点都使不上劲,不管我怎么使劲,当想要用脚把身体撑起来的时候,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泄掉了。红色的气体开始朝我身体其他部位扩散,我感觉全身都要被烫坏了。

我透过手指缝,想要看看舅舅是不是还在给我吐红色气体,舅舅却凭空消失了,只在我前面的地面上留下一滴血。

“舅舅!”我着急地大喊。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三章:得救”

第二十二章:束手就擒

我坐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心情似乎要平静下来了,不再冒冷汗,大脑因为缺氧,感觉非常困倦。我双手无力地下垂,却正好把腰间的雷达带了下来。我有气无力地举起雷达,上面什么显示也没有。这怎么回事,雷达怎么不工作了?再看看开关,哦,原来关掉了。这可不好,这样舅舅就不知道我在哪里了,我不能这样莫名其妙地死掉,我要告诉舅舅我在这里,我这里还有两大箱红晶呢。

“卟~卟~卟~”震耳欲聋的报警声在我打开雷达开关的瞬间响了起来。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二章: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