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和平协议

我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叫她什么的好。她看起来确实年纪比格姨和月姨都要大不少,甚至比我两位爷爷都还要年长一些的,但是大家都叫她“姐姐”,我是不是叫她“奶奶”保险一些呢?

“小小菜,这是蓝山姐姐。”格姨跟着蓝山姐姐走了进来,看出来我的迟疑,便给我介绍。格姨说这是“蓝山姐姐”,是她的“蓝山姐姐”还是我的“蓝山姐姐”?

“蓝山,姐姐?”我小声地说。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四章:和平协议”

第二十三章:得救

我用手挡着脸,想要躲开那些红色的气体。红色的气体积聚在我的手背,肆意地释放着热量,有些烫手。我想逃,但是腿一点都使不上劲,不管我怎么使劲,当想要用脚把身体撑起来的时候,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泄掉了。红色的气体开始朝我身体其他部位扩散,我感觉全身都要被烫坏了。

我透过手指缝,想要看看舅舅是不是还在给我吐红色气体,舅舅却凭空消失了,只在我前面的地面上留下一滴血。

“舅舅!”我着急地大喊。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三章:得救”

第二十二章:束手就擒

我坐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心情似乎要平静下来了,不再冒冷汗,大脑因为缺氧,感觉非常困倦。我双手无力地下垂,却正好把腰间的雷达带了下来。我有气无力地举起雷达,上面什么显示也没有。这怎么回事,雷达怎么不工作了?再看看开关,哦,原来关掉了。这可不好,这样舅舅就不知道我在哪里了,我不能这样莫名其妙地死掉,我要告诉舅舅我在这里,我这里还有两大箱红晶呢。

“卟~卟~卟~”震耳欲聋的报警声在我打开雷达开关的瞬间响了起来。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二章:束手就擒”

第三章:发光男

池塘此时却悄悄泛起了轻轻的涟漪,熟悉的腥臭味道从池塘里一阵阵地飘散开去,越来越浓。校道上的同学都皱起了眉头,加快脚步,要赶快摆脱这腥臭味道。然而,却有两男两女偏偏朝着池塘走来。他们似乎闻不到这难闻的味道,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地从教学楼走来。他们越往池塘方向走,杜末手中的桃核就越热。

这几个同学看起来都是普通人,非得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其中一个男生似乎通体透着淡淡的橘红色光芒,尤其丹田之处,有一团乒乓球般大小的亮黄色光,十分耀眼。通常人们认为这是福相,中气足火气旺,像这个男生这样通体还透着红光的,尤其不得了。这让杜末有些迷惑,这男生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妖物,反倒像是有神圣护体,但为什么桃核会发热呢? Continue reading “第三章:发光男”

第二十一章:优质alpha红晶

我后退了几步,正打算要继续往南走,身后射来一束亮光,照亮我了前方的地面。我赶紧退到墙边。一架小飞机从东北方向打着探照灯飞了过来,在我刚才的位置上方转了两圈,探照灯从西北角扫到东南角,我跟随探照灯照射的节奏,躲开光束,一直挪到建筑北边的墙角上。小飞机没发现我,掉头朝东南方向飞去。

因为怕被那女军官发现,我贴着墙根,尽量把身子压低了朝南边爬去。压低身子后,脑袋感觉也不那么晕了,速度并不见得慢得了多少。一开始我还以为舅舅是跟我开玩笑的呢,早知道真不如爬着来得好。爬了三四米后,我发现地面上似乎有些纹理,便用手把地上的砂石扫开。这些砂石很松,不像旁边的砂石和泥土混杂在一起,死死地粘在地面上。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一章:优质alpha红晶”

第二十章:走出Kwarck

我便把舅舅交代我的事情又给他重复了一遍,中间漏掉了一些细节,舅舅又给我重复了两遍,然后才递给我头盔,走向过渡舱。

虽然在Kwarck上生活了不短的时间,不过我还没机会从过渡舱走出去,每次都只是在里面迎接舅舅。

Kwarck的过渡舱在底部,不像空间站的过渡舱一般在顶部,因为Kwarck的过渡舱不是为了进入太空,而是为了登陆夸克星而设计的,所以Kwarck的重力系统和压力系统也是特别先进的。舅舅说,我能够有机会使用Kwarck的过渡舱,是我的荣幸。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章:走出Kwarck”

第十九章:偷红晶

“政府的矿场?那我们怎么办?”要是被政府军发现了我们,就不用找红晶了,还是想想怎么逃命的好。

“不要太紧张,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件好事。他们不可能把原矿石运到其他地方去加工,一定会在这里加工好,再把加工好的优质alpha红晶运走。我们只要想办法去偷点就好了。”舅舅非常轻松地说,不像是为了缓解我的紧张情绪而故意这么说的,说不定他已经有计划了。

“那我赶紧通知格姨他们。”我摆弄起通信器来。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九章:偷红晶”

第十八章:政府的矿场

天渐渐亮了,小亮光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舅舅驱动着飞船近地面飞行,朝西边飞去。我靠在后边的舷窗边上玩弄小仪器。

一路上,除了裸露的大岩石,什么都看不见。南边是一直向西延伸的大山脉,朝向我们的一侧依然是光秃秃的大岩石,看不到任何植被。雪线以下反倒有一条窄窄的带状绿色区域,是融化的雪水带来的生机。

离开小火山越来越远了,我一直有注意地面上的痕迹,没有看到那大怪兽经过的痕迹,不知道是因为岩石地面不容易留下脚印还是它不住在西边呢?我坚定地认为它的巢穴在东边,或者在海里,毕竟西边全是大岩石,没啥可吃的。 Continue reading “第十八章:政府的矿场”

第十七章:寻找alpha红晶

LS335a的第一个清晨,我从深沉的睡梦中被舅舅唤醒。眼皮实在太沉了,我努力了不知道多少次,才好不容易把眼睛睁开了。舅舅扔过来一袋压缩饼干和一瓶瓶装水。又是压缩饼干,我吃得大肠都要投诉了。

“舅舅,都已经着陆了,为什么还要吃压缩饼干?”我一边有气无力地抗议着,一边就着水吃饼干,“我们可以出去打些猎物或者摘些果子吃呀。”吃了三口压缩饼干,我实在吃不下了,虽然肚子还挺饿。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七章:寻找alpha红晶”

第十六章:Kwarck

“最理想的奇点理论形态应该是,宇宙的所有物质都以本源NEOX的形式,严格按照相同的姿态,严格整齐地排列。我们称之为纯核奇点。纯核奇点的能量最低,结构最稳定。但是,事情往往不是那么理想的,总有一些调皮的NEOX没有转回到自己最本源的位置上。这就导致了NEOX的排列不够紧密,有了一点点的缝隙。就是因为这一点点缝隙,所以NEOX可以震动,可以旋转,可以出现各种形态。我们都知道,宇宙中的能量来自于正反物质的碰撞,碰撞后正反物质都会泯灭,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Continue reading “第十六章:Kwar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