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于展示,而不是攀比

相信,中国人绝大部分都是从小在各种攀比中爬过来的,于是都习惯于在攀比中求存,都是自卑与自大的矛盾体。自大是因为在各种攀比关系中,总有那么一两个方面自己是可以优胜的,就是这样的“优胜”支撑着自己虚空的自大;而自卑,则是因为在大部分的攀比中,自己都是落后的,很正常,人能有一两个特长已经很了不起了,大部分不是特长的特质,必然无法“优胜”。

乐乐一岁以后,我开始每天陪着乐乐看BBC的儿童节目,这些动画片给我颇多感触。

《天线宝宝》:曾经妹妹小的时候很爱看,我当时上高中,觉得这是一部很渣的儿童节目。人物形象怪异、笨重,插播的小视频毫无营养,这样平常的笨孩子凭什么拍视频,出现在儿童节目中,难道我们不应该推选“优秀”吗?我当年甚至看不起妹妹,觉得喜欢这种节目的孩子不会有什么出息,我一定不会让我的孩子接触这些垃圾。 Continue reading “人生在于展示,而不是攀比”

为了遗忘,所以记录

这是一个梦,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反复地解读它,我曾经以为这个梦的出现是为了帮助走出生活的困惑,然而我却发现我似乎又陷入了解读的困惑之中。现在记录这个梦,是为了把它遗忘掉。

这是一个长着一头乌黑油亮的短直发的漂亮孩子。它–之所以是它,因为我不知道它是男生还是女生–喜欢站在房子里,灯光不是那么充足的地方,总着低着头,看起来很不开心。屋子里只有我、乐乐和它,气氛有些忧郁。乐乐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独自玩着玩具,很专注。我的心情有些激动,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不知道这个房子还能住多久,我要赶紧收拾东西了,趁着乐乐不闹,但是我要收拾些什么呢?这个屋子里的东西,有多少真正属于我? Continue reading “为了遗忘,所以记录”

期待春暖花开日

北京即将供暖,冬天即将来临时,我和表弟说,北京很快就要降到零度以下了,表弟回答我:世界真大,我们还在穿短袖呢。还记得高中时,地理老师告诉我们,西方的四级划分法比中国的更科学,中国的节气划分法不够科学。我当时深以为然,毕竟最少在广东来说,节气对季节的提示并不够典型。直到两年前来到北京,我才明白古人以节气划分四季的智慧所在。

北京的冬天是很难受的,雾霾、大风、干燥、低温,用网上的一句话,这是根本就不适合住人的四个月。不过北京不适合居住的时间并没有这么长,大概也就两个月吧,树叶一般在立冬以后才掉完。大概还要再过半个多月,失去植被保护的环境问题才会出现,也就是霾开始越来越重。立春以后,天气便会变得很舒适,虽然温度还是偏低,不过气温已经明显回暖,雾霾散尽,很是春暖景明。 Continue reading “期待春暖花开日”

2016,乐乐成长汇报(2)

五月份,是我最焦虑的一个月,我甚至都快要分离出来第二人格了。那段时间,乐乐也一直在忍受着我飘忽不定的坏脾气,加上不能满足她的学习欲望,乐乐变得有些忧郁。

十月份每天带着乐乐去鱼乐贝贝游泳,给了我很好的喘息的机会,也让乐乐满身的力气和探索世界的欲望得到了发泄。乐乐从害怕陌生人,甚至不敢和同龄的小孩子一起玩到后来敢在超市里买自己喜欢的零食,带她出去办事,看到办事窗口有为小朋友准备的糖果,她也敢和窗口的营业员要糖果,整个人都变得阳光、大方、爱笑。虽然现在不能玩游泳,乐乐也并没有变得忧郁阴沉,但是玩鱼乐贝贝给我很好的提示,多让孩子参加体育锻炼,有助于孩子的成长。 Continue reading “2016,乐乐成长汇报(2)”

2016,乐乐成长汇报(1)

很久很久不写博客了,一方面为了更好地陪伴乐乐,一方面,这个网络状况实在很让人担忧。先后使用了移动、电信和联通的宽带,本以为联通的宽带会厚道点,谁知道刚才发现,访问博客的速度已经变得很慢很慢了,估计没多久又要被墙了,感觉非常绝望。

2016,对乐乐来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虽说小孩子长得快,每一年都不平凡。不过乐乐在一岁以前是非常省心的,因为太小了,根本不需要太多操心,每天只要喂饱了奶,带着睡好了觉,她就可以自己长大了。一岁以前的孩子和孩子之间基本上看不出来太多差别,不过一岁以后,孩子的个性差异便表现出来了。有的孩子喜闹,有的孩子喜静;有的孩子好动,有的孩子文静…… Continue reading “2016,乐乐成长汇报(1)”

母女冤家情

都说无仇不成父子,但又何尝不是无怨不成母女?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多少百年了吧,我记不清了。那时,我是个大家闺秀,在父母的张罗下,带着贴身小婢女嫁到夫家。夫家自然也是高门大户,只可惜夫君是个纨绔子弟,不事家业,每天寻花问柳。我也不与他闹红脸,毕竟我多年无出,公公婆婆也冷言冷语,我只能勤劳家事,让他们无所挑剔。

然而我千算万算,独独没算到身边还有个小贱人;我日防夜防,缺偏偏家贼难防。我的夫君竟随着这个小贱人进了我的房门上了我的床。在夫家本就活得艰难,平日里就靠着和这个小婢女聊聊心事,缅怀故乡,聊以安慰。谁知事情竟是如此发展,当初千选万选,选了这个看着老实勤恳的小丫鬟,谁知她竟是如此有心机,勾引我的夫君! Continue reading “母女冤家情”

第四章:你还好吗?

看完烟花往回走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山里人睡得早,到处一片漆黑,他们两对情侣,四个人就这样在村里迷了路。别说只有手电那点微弱的光,就算是白天,这样七拐八绕的山里,要轻松找到回去的路也不容易,毕竟那旅馆,他们也才第一天入住。

“看,是那颗星!”荟儿叫了起来,同时手指向南边,“原来到了这里,这颗星的位置也会高一点,在学校看到的时候,这颗星几户就在地平线上。”

“哪颗星?”廷信顺着荟儿指的方向望去,之见满天星斗,因为是在山里,没有城市里灯光的干扰,天上的星星也变多了。 Continue reading “第四章:你还好吗?”

第三章:青坪之旅

“信,你看,这里也能看到那颗星星。”廷信被荟儿轻轻地摇醒。不知道荟儿什么时候醒的,她手指南方,声音中略带几分兴奋,然后她很快又换了消沉的语气接着说,“你说,我们是不是也会像那颗星星那样,摇摇欲坠?大概那颗星星掉落下去的时候,我们也就结束了吧。”

“别瞎想,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就算我家里再怎么反对,我也要娶你。”廷信坚定地说,声音依然那么温柔。他依然没找到荟儿说的那颗星星,一颗摇摇欲坠的星星,应该很容易发现才对,但是不管廷信再怎么找也找不到。 Continue reading “第三章:青坪之旅”

第二章:那年中秋

荟儿泄气地不再看,由得廷信随便选哪一幅都无所谓了。过了一会儿,荟儿听见廷信和老板说:“就这一幅吧。”然后便看见老板从柜子里抽出来一个大相框和很多颜料。荟儿赶紧凑过去看,居然正是那幅“老公背背”。

廷信温柔地看着荟儿,说:“傻瓜,我也喜欢这幅画呢。”说完,把颜料装到背包里,便提着相框往学校方向走去。
因为还没开学,学校里人很少,教学楼也还没开门,他们原本计划出来吃西餐的,所以也没带着轮滑鞋,麻辣烫的店这会儿还在做准备工夫。他们只好跑到操场上填画。这么难得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谁也不愿意现在就回寝室,破坏了这气氛。 Continue reading “第二章:那年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