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大闹花雨庄园

“把衣服脱下来!”大姐姐说话的语气更严厉了。

“真的不行呀,大姐姐,我的这套衣服我是怎么都不能穿了,要是你的衣服也不让穿,我就得光着身子出去了,多羞羞呀。”我不好意思地说。

“我管你光溜溜还是羞答答,把衣服脱下来!”

雷达传来“嘀嘀”声,舅舅给我发来汇合地点了,离这里并不远。 Continue reading “第五章:大闹花雨庄园”

第四章:降落HYY323a

飞行器颤抖得更加厉害,看来我们要进入大气了。舅舅让我赶紧系上安全带。飞行器开始快速下坠。俯冲的感觉一点也不好,我全身僵硬,双手死死地抓着扶手,不敢喊叫。打小,舅舅就教育我,遇到什么事不要慌张尖叫,虽然尖叫可以缓解情绪,但是也会让我们产生心理依赖,迷惑我们以为找到了解决方案,而放弃了寻找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法,还会把自己的漏洞展示给敌人。

不过我还是有些慌张,双脚胡乱地探,终于找到一块硬物,便用力地踩上去,果然感觉好多了。 Continue reading “第四章:降落HYY323a”

第二章:嫌疑人

一般来说,人死后,七魄会先于三魂散去。每七天散去一魄,七七四十九天后,七魄完全消散。七魄散去后,三魂便没了依傍,于是天魂归天路,由主神收压,地魂入地府,接受阴司的拷问,人魂徘徊于人间,等到转世轮回,三魂才会相聚。军头新死,理应三魂七魄都在,就算因为惊吓离魂,也不会彻底消失于人间。这情形意味着,军头是遇到吸食魂魄的妖物了。

年轻的警察轻轻地拍了拍杜末的肩膀,提醒他时间到了。杜末慢慢地站起身来,却脚步一虚差点摔倒,好在年轻的警察扶了他一把。 Continue reading “第二章:嫌疑人”

第三章:逃走

大舰长的旗舰领着几艘飞船在空中与战斗机周旋。小型战斗机不断被击落,看起来大舰长马上就要胜利了。舅舅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些,脸上露出淡淡的不易察觉的笑容。

母舰一动不动地悬浮在空中,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最后一架战斗机也被击落了。这时,树林里忽然同时升起十多艘飞船,朝母舰背后迅速飞离。 Continue reading “第三章:逃走”

第二章:祸起

三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大舰长把他的二十多艘宇宙飞船藏到了树林里,上面还铺上了厚厚的枯枝用以掩护。三天时间里,大家把所有可以带走的食物和水提前都装备到了宇宙飞船里,伤病员也都提前安置好。大家还做了一些假人来迷惑巡逻队。为了避免引起巡逻队的注意,老人、妇女、儿童分别在午饭和晚饭时间便已分批登船,青壮年们在扎营区假装劳动。

晚上十一点,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进入盲点了。大家借着夜色的掩护,放置好假人后,偷偷地聚集在树林里。大饼爷爷反复清点人数。一切都非常顺利,所有飞船的工作人员也都全部就位,现在就等大舰长和闲云舅舅把小西博士带过来,我们就要出发了。 Continue reading “第二章:祸起”

第一章:海盗舰长又来了

这里是YSK星系的YSK540s行星,也是离太阳系最近的系外基地。由于基地建立历史久远,而且离得也不远,这里也是人口最多的系外基地。

早期到这里来建设基地和开采资源的科学家和军队,在资源开采完毕后都已经转移了,剩下的都是出卖繁重劳动的苦力和他们的后代。除此以外,政府还每年往这里运送大量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供养照顾的低端人口——老病残。他们有的是为政府奉献了一生的老行尊,因为不服从政府而被流放的,有的是因为年老没钱支付高额医疗费用的穷苦人,有的是在劳动过程中受了重伤的壮年…… Continue reading “第一章:海盗舰长又来了”

第一章:军头之死

宿舍灯再次亮起时,担忧和不安早已肆无忌惮地爬到了杜末的眉宇之间。他攥紧了手中的电话,不知道该不该再给军头打电话。

第二次关灯提醒,意味着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四十五。还有十五分钟,宿舍楼就要锁门断电了,但是一贯行事如军人般规律守时的军头,居然还没回到宿舍。平时,他十点前就一定会回到宿舍。杜末攀着阳台的栏杆,焦急地朝教学楼望去。

校道上只有稀疏几个匆忙赶路的身影。天边泛起一层薄霾,西风夹杂着淡淡的秋凉,在宿舍楼间带出小小的漩涡。今年的秋天,比往年来得要早一些。 Continue reading “第一章:军头之死”

乐乐的画

从乐乐开始想要握笔画画,我一直是在墙上贴上墙纸,让乐乐在墙纸上画。因为我觉得小孩子都喜欢这样的体验。有时候乐乐画了有趣的图形,我也会用手机拍下来,给乐乐做个记录。直到乐乐开始在百特英语上课,开始在纸上画画,我才意识到,让孩子在纸上画画是多么的有趣,因为可以把孩子的作品以实物的方式保存下来。很后悔,当时为了省钱,为了省事,总让乐乐在墙上画一次性的画。 Continue reading “乐乐的画”

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2018的冬天,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我切身体会觉得和我最息息相关的,就是北京的冬天居然没有雾霾!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的心态却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

大概,离开北京的时候到了!

======我是患得患失的分割线====== Continue reading “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乐乐:妈妈,要是牙牙坏了怎么办?
我:怎么办呢?
乐乐:用一颗闪闪发亮的金币和牙仙子换一颗洁白干净的牙牙。

我:乐乐,练琴苦吗,累吗?
乐乐:苦,累!
我:那乐乐为什么还在坚持练琴呢?
乐乐:一下下就过去了呀。

乐乐:帕格尼尼是个大师,就像五岛龙“哥哥”拉出来那样的。
我:对的,他是个小提琴大师,有非常多优秀的作品。
乐乐:乐乐也要做个大师。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